第二章、上山

1.jpg

55.jpg

為了查出大麻是誰種的,一方面也想對委託人盡快有個交代,蕭Sir決定和常安這兩天上山走一趟,深入大麻園看個究竟,或許能找出一些蛛絲馬跡。

 

Sir覺得這趟上山可能會碰到很多狀況,種大麻的人肯定會有所防備,因此,必須準備周全才能應付各種突發狀況。他坐在辦公桌前,打開電腦,盯著螢幕思考,桌旁擱著一杯老烏龍。

 

他喝了一口老烏龍,然後敲鍵盤列出上山前要準備的東西──指北針、藍波刀、鋸子、繩索、地圖、急救包及其他重要東西,另外,為了掩人耳目,方便偵查,他打算偽裝身份上山,到底以什麼身份上山比較安全?比較不易被識破?

 

他想聽聽其他人的意見,他離開螢幕,把常安、小蘭及常心召集到會議桌前商量,大家腦力激盪,或許可以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常心看了一下地圖,建議道:「可以偽裝成獵人上山打獵,我去找原住民朋友借兩把獵槍給你們帶在身上,一方面可以自衛,另一方面搞不好就真的碰上『獵物』,最好把獵物抓起來扭送警局,既達成委託人交代的任務,也算為民除害,一舉兩得。」

 

「不能把獵物先扭送警局或曝光,得先讓委託人知道,這是委託人交代的。」蕭Sir提醒太座。

 

「實在搞不懂這個老太太腦子裏在想什麼?」常心說:「如果真的碰上獵物肯定會很危險,千萬要小心。」

 

「老姊,妳想太多了,有危險的未必是我們,那些人是我們要找的獵物,難道妳忘了我是學什麼的?」

 

常心說:「我當然知道你是學什麼的,我還是你的徒弟呢,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太靠勢,小心駛得萬年船。」

 

常安今年四十出頭,一百八十公分高,身體結實有力,動作靈活,眼神犀利。他從小習武,是武術科班畢業的,學生時代曾到大陸拜師學武,腦子裡記著好幾十套拳譜,他最拿手的是少林拳和八極拳。剛出社會時曾當過上市公司大老闆的特約私人保鑣。

 

後來自己開了一間武館,請學妹小蘭當助理,傳授武藝,也曾應聘到學校及社團教武術,學員遍佈各行各業,蕭Sir和常心在他的調教下,也學了一手好工夫。直到蕭Sir邀他和小蘭加入偵探社,他才把武館結束。

 

「小蘭,妳有什麼建議嗎?」蕭Sir問。

 

「我覺得我們可以佯裝成登山客,然後假裝迷路,不小心闖進大麻園,也許能夠找出一些端倪。」

 

「妳的點子可以考慮。」蕭Sir說:「不過那一帶都是私人產業,要進入大麻園恐怕不容易,除非地主不在現場,否則可能會被趕出來。」

 

小蘭問蕭Sir:「這次出任務,我可以參加嗎?」

 

Sir搖頭說:「不行!,這次出任務可不是去遊山玩水,我估計可能會碰到一些危險狀況,而且山上不比平地,出狀況不容易求救。」

 

「我不怕!我會很小心的,而且有武林高手安哥隨行,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小蘭刻意讚美常安,無非是希望常安能替她向蕭Sir說好話。常安看了一眼蕭Sir,從他堅定的眼神中,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小蘭有一百七十公分高,堅毅的眼神凜然不可侵犯。查起案子膽大心細,也很有耐心,每每能在關鍵時刻,找到十分有用的線索。雖然她也出身武術科班,但跟安哥比起來,不論是實力或經驗,還是有一大段距離。在武館時她花了很多時間跟安哥學更高深的武藝,她的詠春拳就打的不錯,擒拿術更不在話下。

 

安哥說:「大美女,我知道妳膽子很大,天不怕、地不怕,可是,萬一上山的時候碰到老虎,我一面要打虎;一面又要應付種大麻的;一面還要保護美女;除非我有三頭六臂,要不然很危險的,所以我勸妳在公司待著,等我們的好消息。」

 

小蘭埋怨道:「平常你跟蕭Sir總是說,天下偵探社是最合作無間的團隊,現在卻不讓我上山幫忙,再說山上哪來老虎?有猴子我倒相信。」

 

安哥開玩笑說:「山上有猴子也沒用,我們又不『捉猴』。」蕭Sir和常心聽了哈哈大笑。

 

偶爾,碰到比較沒有危險性的調查工作,蕭Sir也會派常心和小蘭上陣幫忙,比如像一些牽涉到貴婦名媛的私生活,或一些政商名流的八卦,或不為人知的家族陳年秘辛等問題,由女性私下去查訪,較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常心很了解小蘭想幫忙的心情,不過說真的,她也不贊成小蘭上山,因為風險實在太大了,ㄧ個不小心可能會粉身碎骨,甚至連性命都不保。

 

安哥建議蕭Sir,用老鷹生態調查協會的身份上山比較安全,一方面可以深入山區各個角落,另一方面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用望遠鏡偵察。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蕭Sir覺得這個點子不錯,決定採用。第二天,常心和小蘭忙著去布莊買布料車背心,不到一天功夫兩件背心就完成了,寬大的墨綠色背心,長度可遮蔽整個屁股,裏面縫了好幾個暗袋,這是依蕭Sir和安哥的需求而特製的背心,背心前後縫著白色四個斗大的字──老鷹生態調查協會

 

 

這天午後四點,蕭Sir和安哥穿著運動服,在愛河邊的空地練拳,兩人先是各自練習,然後互相過招,加強速度和爆發力,有些在附近散步或好奇的民眾,會停下來觀賞他們打拳,看到精彩處還會鼓掌叫好。幾套拳練下來已汗流浹背,休息一會,喝口茶,接著開始慢跑,沿著河堤來回跑了十幾趟。

 

兩人站在樹下休息,一邊調整呼吸,一邊擦汗,這時一個年輕女子從他們前面走過,外表看起來像三十歲,實際年齡不會超過二十歲,眉宇間卻透露出這個年紀不該有的世故與蒼傷,女子身材瘦長,穿著白色露肚臍T恤及黑色牛仔褲,頂著一頭金色玉米鬚頭,肩上斜揹名牌休閒包,看起來頗為時髦。

 

女子的打扮並未引起蕭Sir的注意,真正引起他注意的是──女子的神情,細長的單鳳眼帶著戒備的眼神,緊抿的雙唇彷彿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她故作鎮靜,但還是沒能逃過蕭Sir的眼睛,許是幹這行的關係,他看人特別敏銳。

 

女子走到一個離他們十公尺左右的鐵椅上坐下,看她的樣子似乎在等人。她凝視著眼前的愛河,心中的暗湧波濤渴望隨著河水流逝,然而,流水似乎帶不走她的煩惱與憂懼,她看得出神,動也不動,過了一會,她打開包包,拿出鏡子、梳子和口紅,她對著鏡子補粧梳頭。

 

整理好儀容,她站起來,謹慎的往四周掃視了一下,確定沒有可疑的人跟蹤,她又坐下來繼續等人,過了約十分鐘,一個比她大幾歲的男子走到她身邊坐下。男子剪了個精悍的山本頭,身穿緊身花襯衫,黑色牛仔褲,腳踩藍白拖,看起來一副「兄弟」的模樣。

 

女子緊握男子的手臂,然後靠在他肩上,彷彿離開許久似的,她問了聲:「車子停好了?」

 

「嗯。」男子點頭。兩人又坐了好一會兒,然後才牽著女子的手往紅磚步道走去。

 

「韓哥,我們不該出來的,我好害怕,萬一出事了怎麼辦?」女子神色不安,那雙單鳳眼睜得老大,側著頭看著身旁男友。

 

「小葉,別擔心,既然都出來了,就不要想太多,不會有事的。」韓哥伸手邊走邊環抱女友的肩膀,想給她一點信心。

 

「我不該為了自己的口腹之慾而任性;不顧一切的跑出來,如果被發現,我們一定會死的很難看,我好擔心會拖累你。」

 

「傻瓜,董仔會原諒我們的,沒什麼好擔心的,上回出那麼大的事,董仔還不是幫我們扛下來。」

 

「算了吧!」小葉不以為然的說:「表面上他好像在幫我們打點一切,其實還不是為了他自己,別忘了,他是怎麼恐嚇我們的。」小葉停了一下,又說:「我永遠忘不了董仔那咬牙切齒的表情,他說如果我們膽敢偷跑出來,就要砍斷我們的腳筋,然後把我們槍殺,丟到荒山野嶺餵狗,這麼冷血無情的話他也說得出口。」

 

韓哥拍拍小葉的肩膀,溫柔的安慰她:「他只是嚇嚇我們,妳別當真,老想那些話沒什麼意義,好不容易出來了,就好好的大吃一頓過足癮,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跑回去,保證什麼事都沒有。」

 

「但願如此。」兩人說著不覺來到一家披薩店門口。

 

小葉點了兩大ㄧ小的披薩,都是什錦口味的,還有ㄧ瓶大瓶的可樂,他們刻意找了一個離門口最近的靠牆位置坐下。

 

Sir和安哥做完運動,偶爾也會來這家披薩店吃披薩充飢一下。當他們走進店裡時,看到韓、葉兩人正大快朵頤在吃披薩。

 

安哥到櫃台點了一個夏威夷口味的小批薩,他們在韓、葉後方的位置坐下。

 

Sir懷疑韓、葉兩人可能犯了什麼不可原諒的過錯,所以被董仔軟禁起來。他們趁機偷溜出來吃批薩解饞。這對情呂究竟做了什麼虧心事?虧空公司的錢?董仔又是誰?正在思索的當頭,服務生透過麥克風說披薩好了,要他們到櫃台來拿,因而打斷了蕭Sir的思緒。

 

Sir看到韓、葉兩人的小桌上擺滿了批薩,嚇一跳,只有兩個人,吃得下這麼多嗎?接下來更讓蕭Sir驚訝的是,小葉埋頭苦幹,大約半個多小時的光景就把兩塊大批薩掃光了,而坐在一旁的韓哥只吃了一塊小的,其他時間都在看小葉大啖披薩,只要小葉吃得高興,他就心滿意足了。

 

小葉抬起頭滿足的看著韓哥,嘴角露出一抹感激混合著歉疚的笑意,然後,兩人站起來故作從容的離開批薩店。

 

Sir和安哥在回家的路上,經過一個十字路口時碰到紅燈,他們停在路邊,等另一邊的車子先過,蕭Sir看著對面紅燈顯示的數字,從60秒開始往下跳,當數字跳到1,蕭Sir和安哥準備舉腳跨出去時,ㄧ輛深綠色捷豹閃電般疾馳而過,蕭Sir和安哥急忙後退一步,驚愕的瞪著開車的司機,他不是別人,就是剛剛在披薩店巧遇的韓哥,而坐在他旁邊的是小葉,「趕著去見閻王啊!」安哥罵道。

 

Sir提醒安哥:「別罵了,快記下他們的車牌號碼。」

 

安哥記性強、眼力又好,他瞇著眼朝捷豹的屁股瞧過去,腦子迅速記下車牌號碼─擦屁股零零落落﹝XP2266﹞。

安哥偏著頭問:「這車牌有沒有問題?」

 

Sir說:「先記下號碼要緊。直覺告訴我,這輛車有鬼。」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珍的甘仔店 的頭像
秀珍的甘仔店

秀珍的美食.旅遊.藝文天地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