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山坡下又傳來女人急躁的吼叫聲:「限你們十分鐘內滾下來,別以為我在開玩笑,別以為我不敢開槍,要不要試試看?」

 

Sir和安哥高舉雙手,神情沮喪的邁開步伐,這段五、六百公尺高的下坡路,以他們的體力,連跑帶跳不消幾分鐘就到平地了,可是,此刻蕭Sir和安哥卻舉步維艱,每跨出一步彷彿要一個鐘頭那麼久,這對於平常健步如飛的他們是一種煎熬。

 

兩人一步一步的走到山坡下,當蕭Sir和安哥看清楚那對男女的長相時,兩人先是愣了一下,繼而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原來他們不是別人,而是曾在愛河邊及披薩店不期而遇的韓哥和小葉!

 

韓哥和小葉對蕭Sir和安哥並沒有什麼印象,甚至連萍水相逢都談不上,不過,韓、葉的震驚一點也不亞於蕭Sir和安哥。對他們而言,有人闖進大麻園是多麼嚴重的一件事!大麻的安全與保密攸關他倆的性命,所以他們絕不許闖入者活着著離開大麻園,格殺勿論是他倆的共識。

 

Sir更是萬萬沒料到,那天偶然的意外插曲,今天竟會變成要他倆命的惡煞。他想起那天在愛河邊,聽到韓、葉的對話,他們口中的董仔究竟是誰?今天一定得當面問個清楚。

 

「喂!」小葉的叫聲打斷了蕭Sir的思緒,那雙單鳳眼睜得老大,像要噴出一團火球來,金色的玉米鬚頭只差沒豎起來,她厲聲問道:「你們來這裡幹什麼?」

 

Sir指著身上的背心,一派輕鬆的說:「你看我們的背心就知道,我們只是來調查老鷹的數量和種類,查完馬上走人。」

 

「給我莊孝維!」韓哥用槍指著蕭Sir的頭,「你當作我不知道你們來這裡是幹什麼的?」

 

兩隻高壯的狼犬吐著粉紅、潮溼的舌頭在蕭Sir和安哥身旁跳上跳下的,白森森的牙齒令人不寒而慄,只要韓哥一聲令下,狼犬就會朝他們身上攻擊、撕咬。

 

「我們是古意人,沒必要騙你們,我們真的是來調查老鷹的。」蕭Sir煞有介事地拿出記事本,把這幾天在網站上查過的資料,迅速地拼湊起來,然後鎮靜的說:「剛才我們就看到一群鳳頭蒼鷹和幾隻非常珍貴的鵟鷹,鵟鷹又叫灰面鷲,每年秋天從韓國、日本及大陸東北飛來南方過冬,在國慶日前後成群結隊飛過台灣,彷彿是來參加國慶似的,所以又叫國慶鳥,牠們的頭‧‧

 

「夠啦!誰聽你念經啊?」小葉大聲喝斥蕭Sir別再說下去,她對老鷹壓根沒興趣。

 

Sir轉而問韓哥:「你真的不相信我們是來山上調查老鷹的?」

 

韓哥不屑的說:「你以為從網路上抄一些拼拼湊湊的資料就唬得住我?」

 

Sir心想,既然韓哥不相信他說的話,再拗下去也沒意思,乾脆直截了當的問:「那你以為我們來山上幹什麼?」

 

韓哥也不囉嗦,開門見山的說:「你們是來查大麻的!」

 

原來韓哥早已看穿他的意圖,頓覺入山之前所做的種種偽裝和掩飾都是多餘的。

 

韓哥冷笑一聲,繼續說:「你們不是第一個來這裡的。」

 

Sir一臉驚訝,忙問:「還有誰來過這裡?」

 

韓哥陰騭地笑了笑,並沒有答腔,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讓安哥氣得牙癢癢的,恨不得來個迴旋踢再加一記左勾拳,好把狂妄不羈的韓哥撂倒在地,讓他滿地找牙齒,然後跪地求饒,看他還能囂張多久?

 

Sir急了,再問:「請問還有誰來過這裏?請告訴我好嗎?他們也是來調查老鷹的?」口氣客氣到不行,蕭Sir覺得好不容易上山一趟,入寶山豈能空回?任何蛛絲馬跡都不能錯過,線索越多越有利於查出真象。

 

葉替韓哥回答:「憑什麼告訴你,反正今天是你們的忌日,誰來過這裡對你們已經不重要,沒有人可以活著離開這裏,你們兩個當然也不例外。」斬釘截鐵的口吻聽在蕭Sir和安哥耳裏很不是滋味。

 

雖然韓、葉堅不吐實,但讓蕭Sir想不通的是,范大姐和她的姪女不是也來過山上,為何她們姑姪倆可以活著離開?莫非韓、葉背後還有主謀?他倆只是聽命行事?至於主謀又是誰?是他們口中的董仔嗎?

 

Sir很想問個清楚,但轉念一想,覺得萬萬不可,只要他一提到有關董仔或范大姐的事,對於剛剛在他們兩人面前,信誓旦旦的說,來山上是為了調查老鷹的事,豈不是不攻自破?

 

看這情形是問不出什麼結果的,而且還沒有搞清楚韓、葉在大麻園扮演什麼角色之前,絕對不能把他與范大姐之間的委託關係洩露出來,以免范大姐遭到什麼不測。

 

韓、葉與范大姐究竟是什麼關係?如果只是單純的租賃關係,那麼彭貴是不是韓、葉的人頭?蕭Sir想跟韓哥和小葉求証,但又怕洩露他與范大姐之間的委託關係,再說韓哥和小葉也不會向他透露,於是又忍了下來,此刻只能見機行事,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等你們很久了,今天這裡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韓哥對蕭Sir嗆聲,跩得很。

 

我等你們很久了‧‧韓哥這句話代表什麼意思?蕭Sir想起那天在愛河邊運動時聽到韓、葉的對話,也許根本就沒有董仔這個人,是他們捏造出來的苦肉計,目的是要引起我的注意,然後把我引誘到山上?

 

不對呀,蕭Sir推翻自己的分析,韓、葉不可能事先知道我要上山,若事先知道那更不需要引誘我,只要在山上好整以暇的等我就行了,若不是巧合就是背後有主謀,韓、葉兩人受制於背後主謀,不敢對范大姐採取行動,而這個躲在幕後的主謀跟范大姐可能有某種程度的關係或什麼過節,所以范大姐才會惶惶不安又神秘兮兮的。

 

這時小葉走到韓哥身邊,她的眼睛和手上的槍一直沒離開過蕭Sir和安哥。她跟韓哥咬耳朵,韓哥聽了放肆的狂笑起來:「啊─啊─啊‧‧」斷斷續續;低沉、沙啞的笑聲像極了烏鴉的叫聲,聽得令人頭皮發痲。

 

葉喝令蕭Sir和安哥往大麻園走,韓哥則吆喝兩隻狼犬在前面帶路,兩人在後頭壓陣。蕭Sir和安哥沮喪的隨著狼犬走。這是一條捷徑,拐個彎,穿過一片樹林,上下兩個小山坡,走沒多久就到了大麻園。

 

韓哥叫小葉把狼犬栓在樹幹上,小葉取下纏在腰上的狗鍊,正要綁狗的時候,忽然想到什麼,對著韓哥咬耳朵:「別綁牠們,萬一有什麼突發狀況,狼犬可以幫上忙。」小葉兩顆眼珠子左右轉動,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虧妳想得出來。」韓哥笑著點頭同意,於是,小葉將狗鍊綁在蕭Sir和常安身上,並各自栓在樹幹上。

 

 

放眼望去,整個大麻園約有三百坪左右,大麻長的十分茂盛,葉子綠的發亮,有些枝幹末端開著綠色的花,看起來這些大麻受到很好的照顧,有些葉子已經採收了,連著莖葉一起割下來,有些還未長高,只到膝蓋,他們分成幾個梯次種,這樣可以延長收成時間。

 

據蕭Sir所了解,乾燥的大麻,市場行情價每公斤可賣到台幣七、八十萬元,烘乾的大麻花更驚人,每公斤喊到四、五百萬,足足比大麻貴了五倍之多,即便這麼貴還是有人買,有人買就有人賣,有人賣就有人種。

 

這一大片大麻,它背後所代表的利益才是它最大的目的,一但製成大麻菸或食材,不知可供多少人吸、食,有多少人受害。置身在這片大麻園中,蕭Sir的心情是沉重的他暗暗發誓無論如何一定要把幕後主謀查出來。

 

Sir抬頭遙望眼前這片山勢,從他站的位置看過去,整個大麻園位於隱密的山谷中,山谷前面盡頭;左側山頭上,他又看到了那棵巨大、醒目的鳳凰樹,另外山頭右側斜坡還有一片梅子樹。

 

「你知道我為什麼把你們兩個押來這裏嗎?」小葉得意的說。

 

 「不知道。」蕭Sir說。

 

「因為我想到一個好點子,我想利用你們的屍體當大麻的肥料,說不定大麻會長得特別漂亮。有人說用人肉做的包子特別好吃,那用人體當肥料種的大麻抽起來一定特別香,所以我才會把你們帶來這裡就地解決,省得還要拖屍體。」

 

安哥心想,居然想把我們幹掉做肥料!可惡!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別讓我脫困,看我怎麼修理你們,囂張沒有落魄久啦!七月半的鴨子;不知死活,等著,老子一定會把你們修理的金兮兮的。

 

「不想拖我們的屍體,為什麼剛才我們在大麻園時不動手?這樣不是更省事?」蕭Sir問。

 

「我怕你們看到大麻後就打電話報警,怕情況無法掌控,所以才提前出手,我說過沒人可以活著離開這裏,你們當然也不例外。」

 

「這麼說,在我們之前來的人,已被你們埋在大麻園地下?」

 

「等你們到了九泉之下,再去問問他們吧,我保證你們會得到滿意的答案。」

 

韓哥和小葉很有默契的互望一眼,然後肆無忌憚的大笑起來,看蕭Sir和安哥被他們控制在手裏,任由他們擺佈、戲弄,十分得意。

 

Sir懇求韓哥和小葉:「有些事我真的不明白,看在我們就要死去的份上,讓我們知道真相,別讓我們死的不明不白,別讓我們帶著遺憾死去,行嗎?」

 

「行!」韓哥豪爽的說:「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Sir問:「這些大麻真的是你們倆種的?」

 

「沒錯。」

 

「看你們的樣子不像種大麻的,細皮嫩肉的,我不相信你們會種大麻。」蕭Sir帶著半誇讚半懷疑的口吻,企圖誘他們吐出真相。

 

Sir推測只憑這兩個小鬼,不可能有如此大的能耐,他倆可能只是個拿錢辦事的馬前卒,一定有幕後主謀,他得查出主謀才能對委託人有所交代。

 

「這是我種的大麻,誰敢說不是,老子就把他格斃!」韓哥用槍抵著蕭Sir的頭,神情激動,臉紅筋暴。

 

「好好好,我承認是你種的,少年仔,有必要那麼激動嗎?」安哥替蕭Sir緩頰,他怕韓哥太過激動,一個不小心擦槍走火,把人給格斃了。

 

經安哥這麼一提醒,韓哥意識到自己剛才實在太激動了,這樣早晚會壞了大事,不但保護不了大麻園,連小葉也救不了,他的眼神露出了一抹懊悔的神色,雖然他極力克制著,但,蕭Sir還是注意到了。


為了挖出幕後主謀,蕭Sir決定對小葉下猛藥,但,這帖猛藥禁忌頗多,若沒下對症頭,連他跟安哥都會遭殃,衡量輕重,他覺得有一半勝算,決定冒險一試。

 

他看著小葉,正經八百的說:「我知道你們董仔是誰?」

【待續】

文章標籤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