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誰?你說啊!」小葉像突然被鞭子狠抽了一下,心臟一陣緊縮,那雙單鳳眼噴出熊熊怒火,恨不得把蕭Sir燒成一堆灰燼。

 

Sir把小葉的反應全看在眼裡,他不動聲色的說:「放我們走,我就告訴你董仔是誰?如果妳不信,現在就讓我打手機給他。」蕭Sir動動手指,作勢要拿掛在褲腰上的手機,心中不斷禱告著,希望小葉幫他解開身上的狗鍊。

 

這時站在一旁的常安正在尋思脫困的機會,他冷靜觀察小葉,只要她動手幫蕭Sir解開狗鍊,他就有機可趁,哪怕只是短短的半秒鐘。

 

僵持了片刻,韓哥忽然開口道:「別被唬住了,他不可能知道董仔的,別聽他放屁!」韓哥提醒小葉別上當。

 

Sir緊咬不放,繼續對小葉說:「我不但知道你們董仔是誰?我還知道你們兩人去愛河吃了批薩,妳吃了兩塊大的,我沒說錯吧?」蕭Sir說罷,故意看韓哥一眼,好似在跟他嗆聲:「我沒騙人吧,看誰在放屁?」

 

原本小葉對蕭Sir的話還半信半疑,但聽到吃批薩的事,頓時怕的兩腿發軟,心中一片慌亂,耳邊又想起了董仔的話‧‧敢偷跑出來,就要砍斷你們的腳筋,然後丟到荒山野嶺餵狗‧‧

 

「夜長夢多,現在就把他們兩個給斃了。」小葉催促韓哥快動手,一邊拿走蕭Sir和安哥身上的收機,丟到山谷下。

 

Sir眼看大勢已去,緊閉雙目,念著佛號,希望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韓哥和小葉各自瞄準蕭Sir及常安的心臟,接著扣下版機,「砰!砰!」兩聲淒厲的槍響使得蕭Sir和安哥應聲倒下,血水噴濺而出。

 

天地一片死寂,空氣中瀰漫著死亡的酸腐味。老鷹在高空盤旋,銳利的鷹眼俯視著樹林中的動靜。

 

兩隻狼犬被震耳欲聾的槍聲嚇得驚慌失措,不吼也不叫,瑟縮在樹下發抖。小葉沒料到會發生這種狀況,她一面心疼受驚的狼犬;一面氣急敗壞的大罵韓哥:「你這死豬頭!叫你裝消音的,一定又忘記了,氣死我了!」

 

韓哥自知理虧,不敢吭聲。他望向躺平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蕭Sir和安哥,替自己緩頰說.:「反正人已經掛了,沒差啦,等會狼犬就會恢復正常。」

 

韓哥和小葉竊竊私語,兩人把槍放在地上,然後走到蕭Sir和安哥身邊蹲下,伸手想搜括他們身上的望遠鏡和值錢的東西。

 

當韓哥一手握住安哥胸前的望遠鏡,另一手伸到腰際,想抽出開山刀割斷套在安哥脖子上的帶子時,安哥倏地像僵屍一樣坐起來,翻著白眼狠狠瞪著韓哥。韓哥見狀,以為看到鬼,嚇得張大嘴巴,握著望遠鏡及開山刀的手不覺鬆了開來。

 

安哥見機不可失,掄起蓄勢待發的拳頭,往韓哥臉上揮出一記左勾拳,接著頭上又一記右勾拳,左右開弓,短短幾秒鐘,打得韓哥頭昏眼花;鼻青臉腫,抱著頭跪在地上哀號。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根本來不及反應。

 

安哥拾起早已悄悄爭脫的狗鍊,就地把韓哥牢牢綁在樹幹上。

 

「他奶奶的,原來你沒死,穿了防彈衣,還弄了紅藥水騙你老子。」韓哥恍然大悟,一臉懊喪。

 

安哥語帶諷刺的說:「你老子沒死,我怎麼敢死?剛才你們不是很囂張嗎?有本事再給我嗆聲啊!」

 

突然之間情勢逆轉,屈居劣勢,韓哥眼神含著怒火,但對於安哥的教訓卻不敢吭聲。

 

同一時間,蕭Sir用擒拿術三兩下就把小葉給治住了,小葉哪裡是蕭Sir的對手,對付她就像老鷹捉小雞一樣,輕輕鬆鬆不必費什麼力氣,蕭Sir拿出手銬把韓哥和小葉這對情侶銬在一起。

 

安哥從背包拿出繩索,先解開韓哥的狗鍊,然後將兩人的手臂連著上半身綁住,接著分別把躲在樹下的狼犬栓在樹幹上,又跳下山谷撿回手機。蕭Sir雙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詞,謝天謝地,幸虧佛祖保佑,這兩隻狗嚇呆了,否則剛才要對付韓哥和小葉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韓哥和小葉完全傻眼,根本來不及反應,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發生,作夢也沒想到情勢會逆轉。韓哥垮著臉,頹喪的緊抿雙唇,不發一語。小葉則對蕭Sir和安哥大聲咆哮,把他們的祖宗八代都請出來問候,直到韓哥提醒她,他們隨時可以殺了他倆,小葉才不情不願的住口。

 

Sir對韓哥說:「看你們年紀輕輕的,實在不忍心毀了你們的前途,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這些大麻是誰種的?」

 

「我說真話,你放我們走,如何?」

 

「那得看你說的是不是真話,若是真的,我就放你們走!」

 

「你說話要算話,不可白賊。」

 

「當然。」蕭Sir直接跳過大麻是誰種的,這種沒結果的問題,單刀直入的說:「我想看看你們的租賃合約書。」

 

「沒問題,」韓哥說:「我帶你去看,你先替我們鬆綁、拿掉手銬。」只要有脫身的機會,韓哥什麼都願意配合。

 

安哥看了蕭Sir一眼,似乎在暗示他,別上了他們的當,這些人什麼鬼話都說,就是不說實話。

 

Sir堅定的說:「鬆綁可以,拿掉手銬不行。」安哥替韓哥和小葉鬆綁,然後抄起地上的獵槍,一把交給蕭Sir,各自掛在肩上。韓哥和小葉帶著蕭Sir和安哥繞到大麻園後面,一間神秘的小木屋赫然出現在眼前。

 

反正橫豎都昰死,豁出去了,韓哥和小葉使出最後一招,他們把蕭Sir和安哥帶到小木屋,想方設法找脫困機會,這回幸運之神會眷顧他們嗎?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珍的甘仔店 的頭像
秀珍的甘仔店

秀珍的美食.旅遊.藝文天地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