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蕭在離開大麻園時,偷偷在小木屋裡面,及外頭的樹幹上裝了影音竊聽器,為了引蛇出洞,他把韓哥和小葉當餌,現在這條狡猾的蛇終於爬出來了。

 

 

他們坐在螢幕前觀看,一個年約六十開外的男人默默地往小木屋走來,男人的身材高壯結實,頭髮半白,理了個大平頭,外表看起來十分粗獷,黝黑的皮膚是長期在太陽下工作的結果,他的眼神瞿爍,不怒而威,兩顆像深潭般的眸子高深莫測。

 

男人走到小木屋門口時,停下來故作悠閒的四處張望,確定沒人才放心的打開門走進去。當他看到韓哥和小葉蹲坐在地上,手被銬在桌旁,震驚的睜大眼睛,當他意識到這是怎麼回事時,震怒的眼神在兩人身上搜尋,像一把鋒利的刀,恨不得刺入韓哥和小葉的心臟,嚇得兩人低下頭,直打哆嗦。

 

過了好一會,男人終於開口了:「你們兩個偷跑出去,是不是?」口氣像法官審犯人。

 

「沒有!」「沒有!」兩人異口同聲的搖頭否認。

 

「沒有,怎麼會被人銬在這裡?你們兩個還趁我和阿姨不在,偷開捷豹出去,別以為我不知道!」男人停了一會,又氣呼呼的唸道:「嘴上無毛,辦事不牢,我就知道早晚會出事。」

 

「尼桑,求求你幫我們解開手銬。」小葉哭喪著臉說。

 

「解開手銬?」尼桑輕蔑的冷笑一聲,譏諷道:「妳該不會忘記你們是什麼身份吧?董事長花了多少功夫和心血;好不容易才把你們弄到這裡來,結果你們兩個不知好歹,把這裡給搞砸了,你們實在太過份了,我一定要據實稟報董事長,看他怎麼處置你們,否則董事長會以為是我讓你們出去的,他若怪罪下來,我可擔當不起。」

 

「不!不要。」小葉和韓哥嚇得臉色發白,跪著苦苦哀求尼桑:「求求你,千萬不要,我們的死活全看你了,尼桑,拜託你救救我們,幫我們打開手銬,讓我們逃走,好嗎?」

 

尼桑無動於衷,似乎不想替他倆解開手銬,板著臉問:「甚麼人闖進來?叫什麼大名?」

 

「不認識的人,也沒問名字。」韓哥說。

 

「連對方叫什麼大名都不知道,吃什麼飯的!你們兩個是怎麼顧菜園子的?」

 

「本以為可以把那兩個傢伙幹掉,所以沒問,沒想到他們使詐。」

 

「我看是你們跑出去,被老鬼那邊的人盯上,所以跑來這裡報復?」

 

「不,老鬼那邊的人我認識。」

 

「如果再讓我碰到,我認得出來,我一定會把他們殺了將功贖罪,只要尼桑放我們走。」小葉紅著眼眶哭求尼桑。

 

「放你們出去,風險更大,除了老鬼會找你們,再說‧‧」尼桑頓了一下,又道:「你們的身份可千萬不能曝光,若跑出去,被發現或碰上什麼事,黑白兩道絕不會放過你們。你們只想一走了之,完全不管事情的嚴重性。」

 

「留在這裡也是死路一條,董事長絕不放過我和韓哥的。」

 

「以你和董事長的關係,我想他不至於殺了妳吧?」尼桑露出疑惑的眼神看著小葉。

 

「你根本就不知道他的為人,只有我最了解,他說過只要我敢離開大麻園,他就一定會殺了我。你真的不管我們死活?」小葉一臉嚴肅的問尼桑,心中抱著最後一絲希望。

 

尼桑心想,這是董事長和小葉之間的事,他何必傷這個腦筋,他擺擺手,說道:「我管不了,一切讓董事長定奪。」尼桑一邊搖頭;一邊拉開布幔,想看看監視螢幕有無留下任何影像,結果什麼也沒有,連帶子也被抽走了,尼桑看了差點吐血。

 

尼桑掀開布幔走出來,鐵青著臉問韓哥:「對方有沒有問大麻是誰種的?」


韓哥點點頭。

尼桑接著又問:「你們怎麼回答?」


「我告訴他是彭貴種的,他才是我們的老闆,還拿合約書給他看。」


「很好,算你們不笨。」尼桑點點頭。

 

小葉看尼桑心情稍為好一點,心中又燃起了一絲希望,再度要求他:「看在我們也幫了忙的份上,放我們走吧?您的大恩大德我永遠不會忘記,」小葉是不擅撒嬌的女孩子,但為了逃出大麻園,豁出了,她對尼桑撒起嬌來,「口愛的尼桑,您是最仁慈、最有愛心的大好人,也是最疼愛我的人,我知道您不會見死不救的,對不對?」

 

小葉的溫情攻勢,並沒有完全打動尼桑的心,極端的個性及火爆的脾氣,加上早年身處逆境的磨練,使他的外表變得冷漠又冷酷,然而只要他認為是對的事情,便會狂熱的堅持下去並付諸行動,即使付出慘痛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他對小葉的擅自離開大麻園一點也不感到同情,但他對小葉可憐的身世及遭遇倒頗為同情,他搔著頭髮,琢磨著該不該放走小葉和韓哥?

 

 

幾經思考,尼桑終於下了決定,他從口袋掏出一個塑膠皮套子,從裏頭抽出一根細長的針,解開了銬在桌腳的手銬,但沒有解開銬在兩人手上的手銬。尼桑認為這樣做是最好的折衷方式,既回報了韓、葉的幫忙,對董事長也交代的過去。

 

韓、葉看尼桑並沒有打算讓他們離開大麻園的意思,剛剛雀躍的心情突然跌落谷底,兩人連跪帶爬,死抱著尼桑的大腿不放,小葉更是哭得兩眼淚汪汪,搞的尼桑心煩氣燥,怒道:「夠了!這是你們自做自受,別求我!」

 

尼桑忽然暴怒起來,用力推開韓、葉兩人,掄起拳頭,往木板牆重重搥下去,砰一聲,嚇得韓、葉臉色蒼白,兩人瑟縮著緊抱在一起。

 

「你們兩個簡直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餘怒未消的尼桑接著又補上一腳,狠狠的往木板牆踹下去,這一踹,螢幕嘎然而止,裝在木板上的竊聽器已被震落。

 

過了好一會,另一個裝在樹幹上的竊聽器有了動靜,尼桑正在鎖小木屋的門,裏面傳來猛烈拍打門板的聲音,顯然韓哥和小葉被他關在裏面。尼桑毅然決然地轉身離開小木屋,邁開步伐往那兩座對峙的山頭走去,當他走到兩山中間時,他停下腳步,雙手背在後面,側著身子舉頭望著一邊山頭,霸氣的臉孔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尼桑離開那兩座山頭,循著山路往前走,直到消失在螢幕上。

 

蕭發現尼桑是從山的另一頭走過來的,也就是另一個村子,這跟他和安哥上山的方向恰好相反。

 

他們離開暗房,走進會議室,蕭和安哥及小蘭圍著會議桌而坐,桌上擺著委託人提供的資料,以及韓哥和小葉的手機,另外還有一台筆記型電腦,裏面存著剛剛播放的資料,他們準備把這次上山的所有疑點整理出來。

 

常平則坐在角落沙發上繼續趕她尚未完成的鳳梨手工藝品,一邊聽他們討論事情。德恩寺最近將舉行水路法會和義賣,她已答應住持要做鳳梨手工藝品義賣。

 

蕭原以為尼桑就是董事長,但聽他與韓、葉的對話,及從三人之間的互動情形來看,似乎並不是,董事長可能另有其人。這座大麻園越來越複雜了,遠超過他的想像,再追查下去,不知還會查出什麼東西來,心中不覺一凜,他一定要讓這些在幕後操控的牛鬼蛇神無所頓形。

 

蕭拿起桌上的便條紙和筆,回想這趟上山所看到及所聽到的種種,整個人陷入沉思狀態的他,有時搖頭、點頭,有時又閉著眼睛,翹起的腿微微抖動,當他覺得有疑點的地方便振筆疾書,逐條列出,然後在其上畫圓圈,或打三角形,有些在句子旁畫圖做說明,有些則用紅筆匡起來互相交叉比對,看起來十分凌亂,通常都要透過蕭解釋,小蘭用電腦打出來,才看得懂是什麼意思。

 

過了好一會,蕭終於回魂了,他一連寫了好幾張便條紙,然後問小蘭和常哥有什麼問題?

 

「尼桑和內桑這兩個稱呼是代表日語的哥哥和姊姊,沒錯吧?」小蘭問蕭Sir


「沒錯。」蕭Sir點頭說。

 

小蘭分析道:「尼桑的年紀看起來大韓哥和小葉三十幾歲,小葉卻叫尼桑哥哥,覺得怪怪的。另外小葉和內桑的關係應該很密切,所以小葉才會透過手機要內桑託尼桑帶日用品給她。還有,小葉和董事長的關係也不單純,從尼桑的這句話可以證明──以妳和董事長的關係,我想他不至於殺了妳吧?」

 

安哥也說出自己的看法:「從小葉傳給韓哥的簡訊中,可知韓哥曾經是老鬼的手下,而尼桑說過,黑白兩道都不會放過韓、葉兩人,其中的黑道應該是指老鬼,至於白道是誰,也許是我們追查的重點。」

 

蕭聽了兩人的分析,點點頭,覺得不無道理,其實他們的分析,蕭剛剛也考慮到了,最後又經三人的討論及腦力激盪,確定了要追查的人物及方向,蕭做了最後的整理,然後將便條紙遞給小蘭打字,然後列印出來。

蕭拿著列印的資料,仔細看了起來:

嫌疑地:山上大麻園

嫌疑人:韓哥、小葉、尼桑、內桑、老鬼、彭貴、董事長。

嫌疑物:啤酒罐、咖啡罐、蠻牛瓶。

嫌疑人之間的關係:1.查小葉與董事長之關係。

2.查彭貴與董事長之關係。

  

            目前調查重點:1找出尼桑。2.再追查尼桑與上述嫌疑人之間的關係。

 

另外,蕭又交代小蘭,把列印的資料以濃縮的方式登在T報第六版,好讓委託人范大姐對他們的調查進度有所了解。

 

到目前為止,蕭只跟韓哥和小葉面對面接觸過,其他人都是透過螢幕或從其言談中得知有這號人物,至於這些人躲在哪裡,毫無所悉,而除了韓、葉兩人之外,蕭覺得尼桑是較容易掌握的人,至少知道他的長相,所以他把尼桑列為目前偵查重點。


蕭又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他不知道尼桑的真實姓名,要找人總得有名有姓吧,他暗忖,尼桑可能只是他和韓、葉之間的代號,屆時要用什麼方法才能順利找到人?

文章標籤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