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老鬼是個令人頭痛的傢伙,我吃過他的虧,他這個人狡猾、殘酷、無情,是個狠角色,而且野心很大,他一直在擴張地盤,甚至想控制南部的大麻市場,他曾經找我談過,表明想吃下我所有的店,連我的菜園也想一併買去,哼!他在肖想,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麗雀心中暗暗吃驚,原來趙玉芬也有大麻園!這讓她想起阿姑山上的大麻園。趙玉芬的大麻園究竟在哪裡?種了多少大麻?陳新會不會就是‧‧一連串的疑惑讓麗雀想從趙玉芬口中找出答案。

 

「就因為妳不肯答應,所以老鬼才故意整妳。」

 

「那可是我的錢脈,怎麼可能答應,我才想吃下他的地盤呢,早晚有一天我會把他板倒的,看他還敢不敢來騷擾我的店!」趙玉芬那雙犀利的小眼睛像燃燒的火把,恨不得把老鬼燃燒殆盡,飛灰煙滅。

 

麗雀心想,如果直截了當的問趙玉芬,大麻園在哪裡,她肯定不會說出來,而且會令她起疑,要怎麼做,才能從她口中套出話來?喝酒是個不錯的辦法,但想到自己待會還要開車回家,而且紅酒的後勁很強,萬一被警察逮到,可就麻煩了。

 

正在苦思對策之際,趙玉芬開口道:「噢!別再提這傢伙,別讓這個人破壞我們喝酒的氣氛,難得見面,要好好慶祝一下,來,喝酒、吃點心吧。」趙玉芬拿起酒瓶想幫麗雀倒酒。

 

麗雀心中很矛盾,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拒絕了,「我還要開車呢,不能再喝了,想起身告辭,但心中那股渴望知道真象的心又讓她不甘馬上離開,她用旁敲側擊的方式問道:「妳生意作那麼大,又那麼忙,怎麼有時間顧菜園?」心中明知這問題問的很蠢,但越蠢的問題越容易得到答案。

 

趙玉芬沒有馬上回答,吃了一口點心,然後瞇著那雙機鈴的小眼,露出一絲警戒的神色,馬上又恢復鎮靜,冷笑一聲,說:「我沒那麼多美國時間,當然是請專人照顧。」

 

「如果妳缺人,我可以幫妳顧,我以前也種過田,應該不難顧吧?」麗雀根本無意顧菜園,她只不過是想知道阿芬的菜園究竟在哪裡?

 

趙玉芬似乎看出麗雀的意圖,她以警告的口吻說:「種其實並不難,最難的是,如何把平安顧到可以收成,這中間有很多變數,可能被抓扒子檢舉,然後整個園子被警察掃蕩,落得白忙一場,這也是我為什麼這麼痛恨抓扒子的原因。」

 

趙玉芬停了一下,繼續說:「我的園子在一個很隱密的山上,我派人日夜在那裡巡邏看守。」

 

「我的園子在一個很隱密的山上。」麗雀聽了心中一驚,眉頭微蹙,心中掛滿問號。她記得陳新拿大麻給她時,她問這些大麻是哪裡來的?陳新也跟她說過這句話,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麗雀心中盤算了一下,覺得趙玉芬有些話;語帶保留,說到關鍵處往往點到為止,與其在這裡和趙耗時間窮蘑菇,不如回去直截了當的問陳新,可是,一想到上回陳新那副吞吞吐吐的樣子,心就涼了半截,但不管怎麼樣,自己的老公總是比較好說話。

 

趙玉芬暗中觀察麗雀臉上的表情和反應,她似乎已看穿麗雀在想什麼,但依舊不動聲色,這幾年在生意場上的歷練,使她擅於察言觀色、見風轉舵。

 

麗雀起身告辭,趙玉芬從酒櫃拿了一瓶紅酒送她,「妳知道嗎?我的東西是不隨便送人的,只限好友,以前我們只是同事,可是往後我們不但有生意上的關係,而且,我還把妳當成知心好友,我覺得我們兩人特別有緣分,我很珍惜這份友誼。」

 

趙玉芬說的十分動聽,臉上也推滿笑容,聽的麗雀忍不住飄飄然、心花怒放,不覺又講了一堆掏心掏肺的話來回報趙玉芬的厚意,臨走前,她問趙玉芬:「咁無名片?給我一張咁好嗎?」

 

「噢,真不巧,我的名片用完了,新的還沒印好,不好意思。」


麗雀鑽進車子裡,正要發動車子的時候,看到左前方騎來一輛摩托車,車上有兩個年輕人,年紀約二十上下,在昏暗不明的夜色中,麗雀聽到他們的談話聲。


‧‧這下慘了,彭貴的車子被吊走了,不被老媽K死才怪。」


「你這死豬頭,叫你不要停在那裡,你就是不聽,腦袋裝屎!現在講什麼屁都沒用了。」

 

「真希望老媽不在家。」

 

「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面對現實吧,別動歪腦筋了。」

 

「好久沒有韓哥和小葉的消息了,這兩個傢伙不知死到哪裡去了?」

 

「都什麼時候了?還有美國時間關心別人,先顧好自己吧,他們的死活關我們什麼屁事!」

 

「吃醋啦?還在氣小葉把你拋棄?」

 

「你!給我閉上狗嘴!」

 

兩個年輕人把機車停在菩提樹下,然後走進屋子裏。麗雀猜想那應該是趙玉芬的兒子。

 

麗雀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想著那兩個年輕人的對話,尤其是聽到彭貴的名字,心中不由震了一下,她記得有人冒充彭貴,在阿姑山上種大麻,彭貴不是流浪漢嗎?他怎麼會有車子?這兩個年輕人又怎麼知道彭貴的車子被吊走?難道是他們母子利用彭貴當人頭買車子?而且還利用彭貴出面,租阿姑的山種大麻?

 【待續】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