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77P22T1D224315F1DT20131111181430.jpg

「是妳啊!謝董怎麼沒來?」麗雀脫鞋走進和室,和室用柚木鋪成,中間擺著一個圓形木桌,木桌旁四個角落各放著四個座墊,麗雀在趙玉芬對面坐下來。

 

「噢!不好意思,他臨時有事不能來,剛好我也有事想麻煩妳,所以我就代他來了。」趙玉芬倒了一杯茶給麗雀;又將一盤瓜子和貓耳朵推到她前面。

 

麗雀捧起熱騰騰的茉香綠茶,喝下一口,香氣怡人,眼睛發亮,頓時驅走不少寒意。她瞥了一眼正低頭喝茶的趙,忽然覺得真正想約她出來的是趙而不是謝。

 

兩人喝了幾杯茶,天南地北聊了幾句後,趙玉芬拿出一個名牌包包擱在桌上,「這是我去澳門血拼時買回來的,我覺得這包包很適合妳,所以帶過來送妳。」


「這怎麼好意思,妳真是太客氣了。」麗雀猶豫著,心裏想得很,卻不敢伸手去拿。

 

「別跟我客氣,我說過我把妳當成最好的朋友,收起來吧。」趙玉芬露出很商業的笑容,輕蔑的眼神在臉上放肆地流轉。

 

麗雀摸著輕柔細致的小羊皮包包,無論質感或車工都跟自己從菜市場買的一百元仿貿品差很多,目光被包包吸住的麗雀;完全沒看到趙玉芬臉上的神色。

 

麗雀抬起頭,拿著包包問道:「妳常去澳門嗎?」

 

「以前久久會去賭一把,最近新開了兩家賭場,去的次數比較多,賭博、血拼、美食通通在裡面完成,真的好方便,澳門賭場賺了我不少銀子。有一次,多離譜妳知道嗎?」趙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說:「那次去澳門,一下飛機就被車子接去飯店,房間安排好之後,就直奔大廳賭,賭了三天三夜,然後又直接搭車到機場回台灣,這三天一步都沒離開飯店呢。」

 

從未去過澳門賭場的麗雀像聽天方夜譚似的,聽得目瞪口呆,對趙玉芬堅強的賭性感到不可思議,除了喝茶吃點心,露出羨慕的眼神,不知說什麼好。趙從麗雀羨慕的眼神中露出一抹驕傲的神色。

 

趙玉芬從大衣口袋拿出三張影印的文件,排好攤在桌子上。「那是什麼?」麗雀好奇的問。「這是地籍圖。」趙遞給麗雀看。

 

麗雀看到地籍圖上的資料,暗暗吃驚,差點脫口而出,這不是阿姑的山嗎?上面還特別標示出那兩座對峙的山頭,以及大麻園的位置,趙玉芬怎麼會有這份地籍圖?麗雀感到十分納悶。

 

「這是妳的山?」麗雀問道,想套趙的口風。

 

「不瞞妳說,」趙玉芬面露慍色,說道:「這圖上的某些山地曾經是我家的,後來又變成羅家的,再後來又差點變成我的,」趙長嘆一聲,說:「可惜現在不是我的,好恨吶!」

 

什麼你家、我家、羅家的‧‧怎麼這麼複雜,麗雀聽得滿頭霧水,強壓住心中的震驚,她故作輕鬆的問:「這怎麼說?」


 大概三十年前吧,聽我老爸說,當時他和羅大慶﹝阿雀的姑丈﹞合夥開懇那片山,說好兩人平分;一人一半,後來我老爸周轉不靈,向羅大慶調錢,羅放三分高利貸,並要求我老爸去代書那兒寫了一份抵押讓渡書,言明一年後如果沒還錢,我老爸的山就要歸他,結果我老爸還不出錢來,那些山就這樣被羅吃掉了。」

 

趙停了一下,繼續說:「我老爸對這件事一直耿耿於懷,直到臨終前還想買回來,為了完成我老爸的遺願,不論花多少錢,我都不在乎,以前我沒能力,現在我有了,我一定要買回來!」趙玉芬斬釘截鐵的說。

 

麗雀從未聽聞阿姑提過這段陳年往事,光聽趙的片面之詞,豈能盡信?心中不禁訥悶,這是真的嗎?她指著地籍圖問趙:「這些山的一半,以前真的是妳家的?」

 

「沒錯。」趙玉芬說:「小時候我常跟著我爸媽去山上工作,妳知道嗎?山上那棵鳳凰木;還有山谷那片胭脂梅,是我跟我爸媽一起合力種的,那片山曾經留下我的足跡跟汗水,是我童年記憶的一部分。」

 

趙停下來喝口茶,繼續說:「幾年前的某一天,當我再度踏上那片山時,我以為鳳凰木枯死了,可是,當那棵大如傘蓋的鳳凰木映入眼廉時,我整個人呆住了,我千辛萬苦的爬上去,抱著樹幹;心中的激動與感慨是無法形容的。」

 

麗雀端起茉香綠茶,她一邊喝茶,一邊尋思,喝茶是一種拖延時間,爭取思考空間的最好方式,總比沉著臉四目相對好。

 

山上的確有棵鳳凰木,山谷中也有胭脂梅,趙說的沒錯,可是,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麗雀腦筋轉了轉,啊!對了‧‧「當我再度踏上那座山時‧‧」

 

「那片山已經不是妳家的,妳是如何上去的?」

 

「一個朋友帶我上去的。」

 

「妳那朋友跟地主一定有什麼關係,對不對?」

 

「這‧‧」趙玉芬猶豫著要不要說出來,但為了與麗雀交心,好替她奔走,牽線找地主,她決定對麗雀透露她永遠都不想說的秘密,「不瞞妳說,我那個朋友叫羅亮,其實那片山就是他的,不,應該說是他母親的。」

 

「羅亮?」麗雀聽到這名字,心頭震了一下,若不是趙提起,她幾乎忘了他的存在。阿姑為了這個不成材的兒子,求神拜佛的,終日鬱鬱寡歡,想不到他居然跟趙玉芬搞在一起。

 

趙玉芬望著麗雀沉思的眼神,問道:「妳也認識羅亮?」

 

「不,不認識。」麗雀搖頭問:「妳怎麼會認識他?」

 

趙歪著頭想了一下,「說來好笑,我們是在澳門賭場認識的,那天晚上他和一個朋友在葡京賭場的貴賓室豪賭,我剛好走到貴賓室門口,聽到他們在講台語,於是就走進去觀戰,他手氣很背,輸了一屁股,想跟我調三十萬港幣翻本,我說我們不認識,怎麼還錢?他就從口袋秀出那三張地籍圖給我看,我看了嚇一跳,這不就是我一直想買回來的山,於是我就掏出身上所有的現金卡,借了三十萬港幣給他。」

 

麗雀問:「他有沒有還妳錢?」

 

「還了。」

 

麗雀又問:「他怎麼有錢還妳?」

 

趙驟然變臉,那張馬臉扭曲成一團,像受了很大的刺激,悻悻然道:「別提了!我恨‧‧」

 

趙玉芬忽覺自己失控了,於是停下來喝口茶,緩和氣氛,接著說:「我想給妳賺一筆大條的,」趙把地籍圖折起來遞給麗雀,「你當仲介,去找地主談,想辦法鼓吹那個老太婆放手賣掉那片山,價錢不是問題,只要成交,我一定不會虧待妳的。」

 

麗雀問:「妳見過那老太婆?」

 

「見過,可是她死都不肯賣,這頑固、可恨的老太婆,那次就該把他掐死的!」趙大聲罵道,一邊握拳搥打桌子。

 

「妳不怕隔牆有耳?」麗雀提醒趙玉芬。

 

趙玉芬左右張望了一下,並沒發現異狀,然而,她不知道的是,隔牆的確有耳,有人在偷聽,而偷聽者就是小蘭!

【待續】


文章標籤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