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77P22T1D224315F1DT20131111181430.jpg

德恩寺這次辦法會的目的有兩個,一是消災祈福。二是為增建寺廟不足之經費募款。今天所有的信徒及捐款贊助的頭家都來了。寺廟請高僧來講經,接著僧眾齊頌金剛經、心經,一時梵音繚繞,法喜充滿。

 

法會結束後,接著是義賣會,義賣的東西都是志工及信徒做的手工藝品,有好彩頭﹝蘿蔔﹞、旺來﹝鳳梨﹞、手工編織袋等,范大姐買了常心做的鳳梨,金色鋁薄紙折成的鳳梨擺在透明玻璃框中,看起來十分貴氣,范大姐從常心手裡接過玻璃框,心裏想著,下午搬到新家時,可以擺在客廳討個吉利。

 

范大姐要麗雀把鳳梨先寄放在住持那裡。「不帶回家?」麗雀手捧著玻璃框問。

 

「不。」范大姐用手掌掩著嘴,小聲對麗雀說:「下午我就要搬來這裡住了。」

 

麗雀張大眼睛看著阿姑,問道:「妳要住德恩寺?我沒聽錯吧?」

 

「沒錯,我捐了一大筆錢給德恩寺,已跟住持談好了,她答應給我一間套房,住到我回老家為止。我的東西已打包好了,吃過午飯,妳就幫我搬過來。」

 

「我知道。」麗雀覺得阿姑想的真周到,搬進德恩寺比住在家裡安全多了,佛門淨地,與世無爭。黑衣蒙面人再怎麼沒人性,還不至於跑來寺廟殺人吧?

 

義賣結束到吃午餐還有一個小時的空檔,常心和小蘭兵分兩路,一個去查阿紅姐的底細,一個去查麗雀。

 

常心把德恩寺裏裏外外繞了一圈,都沒發現阿紅姐,其實除了那次在茶藝館巧遇之外,她從未在德恩寺的任何活動中看過阿紅姐現身。


她以執行委員的身份向住持要捐贈芳名錄來看,她數了一下,捐柱子的共有二十幾個人,有些是好幾個人共捐一支,有些用無名氏,可是翻遍芳名錄都沒看到阿紅姐的名字,常心覺得納悶,她問站在一旁的住持:「怎麼沒看到阿紅姐的名字?」

 

住持想了一下,說道:「我記得她當時好像說,要用她兒子的名義捐贈。」

 

「她兒子叫什麼名字?」

 

年邁的住持以微顫的手翻了一下芳名錄,然後對常心搖搖頭,表示沒什麼印象。為了某些因素,一般人會以家人的名義捐贈,像她就常以父母、老公或小孩的名義捐贈,但,她覺得阿紅姐是刻意不讓自己的名字出現在芳名錄裡,這更讓常心懷疑阿紅姐的目的。

 

 

小蘭發現麗雀和范大姐避開人群,坐在僻靜的迴廊休息,她上前和她們姑姪打招呼,然後找了個藉口把麗雀引到寺院後面的菩提樹下,兩人坐在海灘椅上閒聊。麗雀迫不及待的問小蘭:「妳說林琦是妳阿姑,噢!我們好久沒見面了。」

 

「是啊,她說想開同學會,跟老同學見見面。」小蘭說。

 

麗雀問:「妳阿姑在做什麼?」

 

「在開網咖。」

 

麗雀聽到林琦開網咖,心中閃過一個念頭,網咖是年輕人和夜貓族聚集的所在,也許可以透過小蘭向林琦推銷大麻,既然趙玉芬不買我的大麻,我得去開發新的買主,可是,小蘭和常心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何她倆老是一起出現?此事絕不能讓常心知道。

 

「常心是妳什麼人?」麗雀試探地問。

 

擅於察言觀色的小蘭從麗雀的眼神和表情中,大概猜出她心裡在想什麼,為取得麗雀的信任,她不假思索地說:「常心有色盲,不能開車,我是她臨時雇來的司機。」

 

「原來如此。」麗雀想了一下,又問:「她在哪上班?」

 

「她是皇帝娘,什麼都不用做,在家有菲傭伺候,出門有我服侍。」小蘭臉不紅;氣不喘的說。暗暗佩服自己瞎掰的功力。

 

 麗雀不敢直接問大麻的事,她旁敲側擊的試探:「妳阿姑的生意還好嗎?」

 

小蘭想起麗雀曾跟阿紅姐一起出現在天馬行空茶藝館,而阿紅姐又是大麻案的嫌疑人,機警的她立刻聯想到麗雀的意圖,於是刻意壓低嗓子,悄聲對麗雀說:「我阿姑的店有在賣,妳那邊有嗎?」

 

沒想到林娟﹝小蘭本名﹞居然不打自招!正想替大麻找買主的麗雀眼睛一亮,說道:「有、有,你真是問對人了。」

 

小蘭一聽,心中又驚又喜,驚的是,想不到麗雀真的在賣。喜的是,透過麗雀或許可以查出大麻是誰種的。為了取信麗雀,小蘭說:「我願意幫你帶,妳可以放心的把交給我。」

 

「妳真的願意?」麗雀張大眼睛望著小蘭。

 

「當然是真的,我這個人說到做到。」小蘭心中浮起一抹隱憂,但為了挖出更多線索,豁出去了,不管做不做的到,先答應再說,反正有什麼天大的問題,都丟給蕭Sir,他總是會找出最好的解決方法。

 

「真是太好了,妳是我的貴人。」麗雀喜出望外,拍了拍小蘭的肩膀,把她當成自己人。

 

「別怪我多心,既然要做生意就要問清楚,」小蘭問:「你的安全嗎?」

 

麗雀並未馬上回答,遲疑了一下,然後說:「妳放心,很安全的。」

 

小蘭本想問麗雀,從哪裡來?可是,剛剛麗雀那抹遲疑的眼神,讓小蘭意識到,不能單刀直入,必須採迂迴的方式,她問麗雀:「妳老公知道妳在賣嗎?」小蘭裝出一副關心的表情。

 

「知道啊,就是我老公提供的。」

「那妳阿姑知道嗎?」

「不知道,請替我保密,千萬別讓我阿姑知道。」

「當然,」小蘭義正詞嚴的說:「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

 

打蛇隨棍上,小蘭還想繼續查下去,希望在離開德恩寺之前有所斬穫,她又問麗雀:「妳的是自產自消,還是跟上游批來的?」

 

麗雀眉頭微蹙,眼皮眨了幾下,一副陷入天人交戰的模樣,為了保護老公,她絕不能把陳新供出來,現在她和陳新可是站在同一條船上,何況未必是他種的。她也不想供出趙玉芬,怕她會報復,但,如果兩人只能選一人,那只好選趙玉芬了,再說可能就是她種的。

 

反正只要小蘭不說出去,誰也不會知道,而且,不久之後,小蘭就是共犯,不必擔心她會洩露出去。

 

坐在一旁的小蘭冷眼旁觀,等著麗雀回答,心中祈禱著,希望麗雀不會顧左右而言他。

 

「我的是跟上游批來的,」麗雀壓低嗓門,神秘兮兮的說:「貨是趙玉芬提供的,她在山上種了很多,千萬不能說出去。」

 

「我知道。」小蘭又問:「妳知道種的山在哪裡嗎?」


「噢,這我就不知道了,她很神秘,從不讓人知道。」


「妳說的趙玉芬是不是那天跟妳一起在茶藝館喝茶的那位?」

「對,就是她。」

 

小蘭終於明白,原來阿紅姐就是趙玉芬!沉默片刻之後,小蘭又問:「妳有沒有聽過彭貴這個人?」

 

麗雀一臉疑惑,張大眼睛反問小蘭:「妳怎麼知道這個人?妳認識他?」

 

小蘭從麗雀的談話及眼神中,看出她一定聽過彭貴這個人,於是她再度施展掰功:「他是我一個朋友的親戚,失蹤很多年了,一直都找不到,朋友拜託我幫他問問看,我突然想到,順便問一下,說不定妳知道。」

 

「其實我並不認識彭貴這個人。」麗雀想起有天晚上在趙玉芬家,無意中聽到她兒子談起彭貴,於是悄聲對小蘭說:「彭貴好像是趙玉芬的人頭。」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小蘭一邊竊喜,一邊想著,難道趙玉芬真的利用彭貴當人頭,在范老太太的山上種大麻?

 

可是,為何韓哥、小葉、尼桑他們也在范老太太的山上種大麻?他們之間究竟有什麼關係?問題越查越複雜了,這一切問題就讓蕭Sir去抽絲剝繭吧!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珍的甘仔店 的頭像
秀珍的甘仔店

秀珍的美食.旅遊.藝文天地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