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77P22T1D224315F1DT20131111181430.jpg

小蘭和常心離開德恩寺後,便直接開車回家。

 

蕭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前面矮桌上擱著一杯老烏龍,旁邊擺著好幾張大麻案的資料,他一邊喝茶,一邊看資料,有時停下來閉目思考,有時走到窗邊俯瞰愛河景色。

 

安哥則坐在房間監看山上的動靜,平常都是小蘭在看,現在小蘭還沒有回來,他暫時幫助一下。坐在房間有點無聊,他按下轉接鍵,將螢幕畫面傳到辦公室的電腦上。

 

安哥走出房間,坐在電腦前面繼續監看螢幕,約一刻鐘後,忽然看到尼桑走在前頭,後面有兩個年輕人,一個身材結實高壯,穿黑色T恤,另一個較矮較胖,穿白色T恤。兩人各拿著一把槍,押著戴上手銬的韓哥和小葉走出小木屋,小葉忽然撲倒在尼桑面前,彷彿面臨生離死別,大聲哭喊:「我要見我媽!求求你,帶我去見我媽!」

 

尼桑停下來,兩道濃眉低垂,露出一絲難得的憐憫:「我幫你求過了,你也知道你媽那種個性,她根本不想見你,我也不知該說什麼好,唉─」尼桑搖頭嘆息,重重吐出一口氣。

 

兩個黑白無常,拖拉著韓、葉兩人往山路小徑走去,過了那兩座對峙的山頭,螢幕便看不到其他的影像,攝影機角度的關係,螢幕只能看到這些範圍。

 

蕭走到安哥旁邊,盯著重播的電腦螢幕,他看小葉哭的傷心欲絕,一旁的韓哥也愁雲慘霧,一股不祥的預感閃過心底,心情不覺沉重起來,他們究竟要把韓、葉押去哪裡?要幹什麼?

 

這時辦公室想起敲門聲,安哥走去開門,一看是小蘭和常心,便嚷道:「兩個大美女終於回來了,看你們的表情似乎進行的不錯,一定是查到什麼天大的秘辛。」

 

「呵呵,你還真的沒看走眼,」小蘭以嚴肅且神秘的口吻說:「你知道嗎?我在查大麻案時,陰錯陽差,意外查出那十億﹝巴鈕建交案﹞進了哪些人的口袋!講出來,保證嚇死你!」

 

安哥睜大眼睛,問道:「誰?快講,我會保密。」

「不好意思,講給你聽不如講給邱毅聽,起碼他會幫我爆料。」

 

「你講出來,我馬上開記者會。」

 

「問題是你開記者會,恐怕沒人會相信,再不然,我還可以賣給壹周刊,買大麻的錢就有了。」

 

「什麼?」安哥拉高聲調,瞪著小蘭:「我沒聽錯吧?你該不會查大麻,查到自己也陷進去了?」

 

小蘭正色道:「坦白說,剛剛那十億是唬你的,可是買大麻是真的,不信的話,可以問阿姐。」

 

安哥和蕭聽了小蘭的話,都不約而同的看向坐在沙發的常心,常心放下正在拆的信件,慎重的説:「這是真的,不過這其中有不得以的權宜之計,小蘭會向你們解釋。」

 

蕭離開電腦螢幕,坐回沙發,他叫小蘭也過來坐,小蘭把在德恩寺和麗雀周旋的經過情形,一五一十的向蕭Sir報告。小蘭擔心自己的大主大意,會給蕭Sir帶來困擾。結果蕭Sir聽完,並沒有怪小蘭,反而覺得她表現的很稱職,並贊美她果敢、機智。

 

其實小蘭的阿姑是個平凡的上班族,根本沒開店。

 

Sir安慰小蘭:「別擔心,任何問題由我承擔。買大麻是特殊情形,我們會付這筆錢,我會和周Sir私下打個招呼,而且,今晚我和周Sir約好,要在他兒子的茶藝館見面,我會向他報備這件事。」

 

「哇!」常心拆完最後一封信,高興的大聲歡呼,「我們上次去茶藝館喝茶,我用刷卡的,結果抽中澳門來回機票,一人中獎,兩人同行,一年內有效。」常心揚了揚手上的通知單,對小蘭說:「改天我們一起去澳門吃美食、逛賭場,我要好好慰勞妳。」

 

「我沒份?老姐妳太偏心了吧。」安哥抗議。

 

「你顧店,要去自己開錢。」

 

「老姐,這妳就不懂了,我跟去有很多好處,一來可以當妳們的保鑣,二來可以當妳們的苦力或挑夫,幫妳們挑東西。」

 

「如果你也去,我會帶一根扁擔去,折疊式的。」小蘭笑說。

 

 

晚上九點左右,蕭和安哥來到茶藝館,周Sir已坐在包廂泡茶等他們。當蕭需要﹝警方支援﹞時,總是會想到周Sir。看在昔日老長官照顧有加的份上,周Sir總在職責範圍內盡力幫忙,反正蕭做的也是打擊犯罪的事,魚幫水,水幫魚,只不過他們非常低調、隱密。

 

蕭已在前一天將趙玉芬的車牌號碼,用最隱密的方式交到周Sir手上,所以看到他們進來,便將寫在菸盒內側的車籍和戶籍資料交給蕭,蕭Sir邊喝茶,邊看資料,他嚇一跳,原來趙玉芬的人頭並不是彭貴!

【待續】

文章標籤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