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jpg

 

小蘭一行四人坐在位於十二樓可以俯瞰西子灣的餐廳,這間號稱正宗川味的麻辣火鍋,老闆娘是從成都嫁來台灣的大陸新娘,店裏所用的十幾種辣椒都是老家帶來的,加上魔鬼椒,原汁原味,保證讓你吃得搖頭吐舌,嗆辣到不行。

 

在上菜空檔,小蘭俯視窗外的西子灣,滿載貨櫃在黑夜中緩緩航行的貨輪閃著燈光,在遠方一片無盡的漆黑中,貨輪的燈光特別耀眼,乍看仿如星光閃爍。

 

上菜了,小蘭看著鍋底紅通通的湯汁,深吸一口氣,猛念佛號。眾人饒有意味的互覷一眼,誰也不想先動筷子,最後大家都將眼神轉向小蘭,小蘭是她們的大姐大,推辭不了的她心想,無論如何一定要讓小何先開動。

 

「壽星最大,小何妳不先開動,我們怎麼敢‧‧」在小蘭的鼓吹下,秀氣甜美的小何硬著頭皮喝了一口湯,接著大家一起上,吃得汗流浹背,雙唇又麻又紅,不停的灌茶水,這對不常吃辣的她們簡直是找罪受,年輕人在一起就愛搞怪,儘管如此,她們還是打心底高興。

 

接著她們坐計程車來到位於郊區的夜店,這家夜店裝璜的像叢林一樣,外牆爬滿了藤蔓植物,半圓形的窗戶透著昏黃的燈光。一百多坪的地,四周用一人高的竹籬圍著,竹籬外種著帶刺的瓊麻,門口兩側擺著半人高的鐵樹盆景。通往大廳有條鋪石子小路,兩側及四周空地種著各式花草樹木,樹幹上掛著一串串霓虹燈。

 

小蘭帶頭走向大廳,踩在幽暗的路上有種深入叢林的感覺,走到半路,她看到兩旁各有一個圓形水池,池子裏有一群小魚兒,半輪下弦月映照在水池上,發現有人經過,驚嚇的小魚兒,把矇矓的下弦月盪得支離破碎,看起來有點詭異淒迷。

 

她們四人坐在一起喝啤酒,小蘭注意到,有幾個男子有意無意的往她們這邊瞧,他們低頭竊竊私語,過了一會,他們推派一個裏頭最帥的男生捧著一杯啤酒,風度翩翩的走到小何面前,說:「我看妳很面熟,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今天應該是妳的生日,我想以這杯酒祝妳生日快樂,可以嗎?」

 

「你是‧‧你怎麼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小何驚訝的看著對方

 

「我是小楊,我們以前是同學,後來我讀到國二就搬走了,我們全班去郊遊的合照,我還保留著呢

 

酒量不怎麼好的小何聽了好感動,大方的舉杯和小楊乾了,小何的臉紅通通的,似乎不勝酒力。意猶未盡的小楊又拿起桌上的啤酒倒了一杯,也幫小何倒了一杯,當他舉杯想和小何乾杯時,小何看了一眼坐在對面的小蘭,眼神透著求救訊號。

 

小蘭覺得小楊不懷好意,她瞥了一眼斜對面的男生,看他們在低頭竊笑,眼神賊賊的,她更加篤定小楊根本就是來亂的,她立刻站起來,拿起自己的酒杯要幫小何擋酒,有點醉意的小楊不理小蘭,繼續跟小何「盧」,小蘭看苗頭不對,再待下去怕會出事,不管三七二十一,替小何擋了這杯酒,然後結帳準備走人。

 

小楊不爽小蘭的強勢作風,站在出口想堵她們的去路,走在最前頭的小蘭決心給這不知好歹的傢伙一點顏色看,她面帶笑容,客氣的說:「對不起,小楊,我不是故意的,我們握個手,算是我跟你道歉,好嗎?」她邊說邊伸手。

 

小楊猶豫了一下,勉強伸出手,小蘭趁機先握住小楊的手,然後使出畢生內力加氣功,用力扣緊,只見小楊眼神翻白,憋著不敢叫出聲。「好狗不擋路!」小蘭低吼一聲,然後率著眾姐妹揚長而去。

 

小蘭覺得這招很管用,尤其在公眾場合,無須張牙舞爪,大打出手,安安靜靜的就可以給對方一個教訓,她很感謝安哥教她這招「先禮後兵」。

 

她們走到大門口對面等計程車,幾個女生稱讚小蘭是女中豪傑,這回如果沒有小蘭在場,後果不堪設想,尤其是小何,帶著感激的眼神把小蘭當神一樣崇拜。

 

在等車的空擋,小蘭發現夜店牆外樹叢下有人影晃動,她立刻從手提袋摸出夜視鏡戴上,她發現那男的有點面熟,看他東張西望,鬼鬼祟祟的樣子,直覺告訴她有問題,這時一輛計程車剛好停在她們面前,小蘭佯稱有東西丟在夜店忘了拿,她讓小何她們先走。

 

小蘭趁四下無人之際,快步走進夜店,鑽進一處樹叢下躲著,她聽到牆外那男的在打行動電話:「內桑,我是阿勇,叫兄弟們把傢伙傳好,要準備行動了!」

 

小蘭聽到阿勇的名字嚇一跳,她記得麗雀曾跟她說過,阿勇是趙玉芬的人馬,他們到底想幹什麼?會不會跟大麻案有關?她傳簡訊給蕭和安哥,要他倆立刻趕過來,也許今晚能查出種大麻的兇手。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珍的甘仔店 的頭像
秀珍的甘仔店

秀珍的美食.旅遊.藝文天地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