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pg

3170490_112051023_2.jpg

上圖為大麻葉-參考自網站

 

「我要妳的命!」董仔瞄準趙的心臟,扣下板機,肅殺的氣氛陡然升高。


趙臉色大變,哽咽求饒:「我現在還不能死,求求你,放我們走,你要什麼我都給你。」

 

「我要你的大麻園,無條件讓給我,你最好說話算話。」董仔並不是真的想要趙的命,而且他已派陳新和老鍾去殺韓哥,如果現在又殺了趙,只會引起警方更多注意,對他更不利,對他來講,命不值錢,大麻才值錢,他處心積慮想擴張大麻版圖,成為南台灣最大供應站,不想為了趙再添麻煩。

 

原來你想併吞我的大麻園,趙心裡盤算著,讓出也是個辦法,未必對我不利,暫時先退出觀望,讓董仔和那個老女人去拼個你死我活,我再來撿便宜也不遲,只要能活著離開這裡,不怕沒有機會。

 

趙答應把大麻園讓給董仔,馬上打了一通電話,撤走把守園子的人馬。董仔叫人解開手銬,然後拿槍命兩人坐進那輛未熄火的轎車離去。董仔怕趙找人來個回馬槍,隨後也離開了趙的房子。

 

 

 近黃昏時,蕭坐在辦公室研究、分析資料,有時塗塗寫寫,有時閉目沉思,過了好一會,他終於站起來,吁了口大氣,兩手十指交握舉至頭頂,左右轉動身體,然後走到窗抬邊俯視愛河,金色的陽光灑在河面上,微風吹動樹稍,一群遊客魚貫踏上愛之船,緩緩向河道航行,岸邊三五成群的市民在散步或運動,一種說不出的寧靜與安祥充滿心頭。

 

常安在泡老烏龍,他剛從河邊慢跑回來,神情一派悠閒。蕭離開窗檯,走過來一起喝茶聊天。這時常心已煮好晚餐,她下樓走進辦公室,見他倆在喝茶也加入聊天陣容。

 

小蘭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著電腦螢幕,握著滑鼠的手不停的在移動,她只挑各大電子煤體的社會即時新聞看,因為這幾天蕭Sir特別交代她,要多注意社會新聞。她覺得奇怪因為平常上班時,蕭Sir一向很少叫她盯社會新聞,她問為什麼,蕭Sir皺著眉搔搔頭,似乎想說什麼,但最後還是沒說不過小蘭猜想可能跟大麻案有關。

 

連續好幾個晚上,蕭在睡覺時總是作著同樣的夢,夢境十分清晰就跟真的一樣,他夢見自己在看電視新聞,尤其看到社會新聞時,螢幕突然就像被雷電擊中、閃了一下,接著一片空白,整個螢幕出現兩塊長條白布,白布像風箏一樣到處飛舞,一會飛到河邊,一會飛向山上,蕭像瘋子似的追著白布拼命的跑,跑得滿頭大汗,氣喘如牛,醒來時整個人累癱。

 

蕭一向容易入睡,很少作夢,即便作夢,醒來時也大多不復記憶。不知為何連續作這種夢,他問常心,常心也覺得奇怪。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常心想了一下說:「也許跟你查的案子有關。」


蕭雖不信怪力亂神,但碰上這種無法用邏輯推理的事情,他也不敢太鐵齒,他問常心:「大麻案跟作夢有什麼關係?妳會解夢?」

 

「我的看法僅供參考,以前逛書店,走到命理專櫃時,總會停下來翻翻解夢或星座方面的書,看多了也懂一點皮毛。」常心一邊幫老公按摩肩頸,一邊反覆沉吟道:「社會新聞和白布條出現在一起,代表什麼?或暗示什麼?」


蕭看老婆大人遲遲未解出答案來,便代她回道:「也許代表抗議吧。」


常心問:「你這樣說有什麼根據嗎?」

 

「有時看社會新聞,偶爾看到民眾舉白布條抗議,所以我想白布條可能跟抗議有關。」

 

常心認為老公的想法跟聯想力有關,看到白布條聯想到抗議活動,是很合理的事,值得參考。不過她卻認為白布條跟死亡有關,「有人死了,可能跟大麻案有關。」

 

蕭問:「怎麼說?」

常心說:「我認為白布條代表死亡。」

「跟大麻案有關的人不少,死的會是誰?」

 

「雖然我不知道死的是誰,但我有一股不祥之感。」

 

蕭沉思片刻,覺得從查大麻案到現在,就他所掌握的人員當中,還沒有人從相關案件中死亡,常心的分析對嗎?蕭也不確定,於是,他要小蘭這幾天特別注意社會新聞。

 

「哇!」小蘭轉頭朝蕭Sir這邊大叫一聲,接著說:「韓哥和小葉死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珍的甘仔店 的頭像
秀珍的甘仔店

秀珍的美食.旅遊.藝文天地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