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99.jpg

11.jpg

大麻花-圖參考自網站

 

眾人驚訝的睜眼互望,消息來的太突然了,腦袋一時無法接受這個訊息,過了一會,蕭才恍然大悟,原來那兩塊出現在夢境中的白布是指韓哥和小葉,這麼說來,常心的解析是對的,他以讚賞的眼光看了常心一眼,常心會心地抿嘴一笑,表示接受讚美。

 

「人是怎麼死的?」蕭問小蘭。

 

小蘭盯著螢幕說:「他們是被槍殺的,兩人被埋在一處人跡罕至的深山裏,因下了幾天豪雨,土石鬆軟,血水流出來,屍體被動物的爪子刨開,第二天他們的屍體被一個上山採藥的人發現,於是去報警,警方僱葬儀社把兩人的屍體挖出來擺在殯儀館,為了查出死者身份,警方採他們的手紋拿去比對,這才發現他們是毒品通緝犯,男的叫韓賓,今年19歲,女的叫葉晴,未成年,只有17歲,還有韓賓的本名叫韓齊,葉晴的本名叫葉虹,他們被通緝前幾個月曾去戶政改名。警方正循線偵查中。」

 

蕭喝完手上的老烏龍,然後走向自己的辦公桌,他打開抽屜拿出自己整理的資料,共有好幾頁,他大略看了一下,抽出其中一張,上面寫著:我永遠忘不了他那咬牙切齒的表情,他說如果我們膽敢偷跑出來,就要砍斷我們的腳筋,然後把我們槍殺,丟到荒山野嶺讓狗啃。我真懷疑他的心是什麼做的,這麼冷血無情的話也說得出口。

 

蕭拿著那張資料走回茶桌,讓其他的人輪流傳閱,看完資料,加上之前在監視螢幕上,看到尼桑將韓賓和葉晴從小木屋押走的情景,大家總算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同時也替這麼年輕的生命因誤入歧途而隕落感到可惜。

 

蕭一邊喝茶一邊思索,殺害韓賓和葉晴的兇手是董仔嗎?真正的董仔又是誰?趙玉芬?陳新口中的董仔?還是另有其人?

 

蕭交代小蘭繼續追蹤這條新聞,目的是要看警方如何破案、緝凶,若真能破案,兇手豈不就真相大白?警方豈不是幫了我一個大忙?且兇手若被警方繩之以法,這讓我對委託人要求不能讓種大麻的人曝光的交代,也有了台階下。我蕭天下真有這麼好運?老天爺真的想助我一臂之力?還是要給我另一種考驗?他下意識地摸著手上的戒指,嘴角微微上揚。

 

蕭交代小蘭將調查進度登在T報上,並把韓賓和葉晴遇害的事也寫上去,一併給委託人過目。另外又叫她隨時注意大麻園的監視螢幕,現在韓賓和葉晴死了,大麻園可能會有不尋常的動靜。

 

他們將大麻案討論了好一會,並各自提出自己的看法,然後才上樓吃晚餐,一進飯廳就香味撲鼻,眾人眼睛一亮,直誇:「好菜!好菜!」。


只見桌上擺著四菜一湯,分別是白玉三封、野蓮炒豆醬、薑絲炒大腸、梅甘菜蒸肉、福菜排骨湯。蕭每樣菜都認真地嘗了一口,覺得野蓮很脆,大腸夠爛,酸菜酸的恰到好處,他以感激的口吻向老婆大人稱謝:「妳的客家菜煮得越來越道地了,我真有口福,感恩。」

 

常心笑得好幸福,眼神閃著溫柔的光芒,老公的讚美比什麼都受用。

 

「總算說了良心話。」小蘭頭一次聽到蕭Sir如此真情流露的讚美老婆的廚藝,故意酸了他一句。

 

「喔?」蕭Sir瞇著眼,不好意思地說:「我需要改進,多讚美、少批評。」夾起一小塊白玉苦瓜封放進嘴裏細細咀嚼,苦中帶香甜,口感十足,他以感性的眼神看著常心,讚道:「好吃,老婆辛苦了。」

 

常心燦爛一笑,說道:「突然變那麼好禮,不太習慣哩。」

 

 

小蘭剛到辦公室,還不到八點,大樓管理員就打內線通知她,說快遞公司送來一份特急件,要她下樓拿。

 

這家快遞標榜使命必達,小蘭不禁想起他們在電視台推出的各種誇張廣告,其實廣告內容她不太記得,只對一些有趣的片段印象較深刻,但那鏗鏘有力,朗朗上口的四個字─使命必達卻記得很清楚。

 

信件署名:蕭天下先生親啟

 

小蘭本想拿到樓上給蕭Sir,剛好這時蕭Sir進來辦公室,他接過信件後,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拆信,看完臉色沉重,重重地吐出一口氣。

 

小蘭看到蕭Sir的表情,心想一定不是什麼好消息,「怎麼回事?」

 

蕭把信件拿給小蘭看,小蘭看完總算明白是怎麼回事,原來委託人看了她在T報刊登的內容後,便請快遞公司送信給蕭,要求他務必趕在警方破案前找到種大麻的人,如果辦得成,她願意再加一倍的費用。

 

「哇!這比限期破案壓力更大,警方的效率有時慢的驚人,有時又快的嚇人。誰也料不準他們何時會破案。」小蘭把信還給蕭Sir,意有所指的朗聲說:「使命必達。」她知道蕭Sir一定會想辦法完成委託人交代的任務。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珍的甘仔店 的頭像
秀珍的甘仔店

秀珍的美食.旅遊.藝文天地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