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jpg

為了查出殺韓、葉的兇手,另一方面,為了完成委託人交代的任務─趕在警方破案之前找到兇手,小蘭和常心以到德恩寺上香祈福為由,前一天便和麗雀及范老太太約好見面。

 

小蘭將轎車停在麗雀家門口,常心提著一藍水果禮盒下車,然後走到門口按電鈴,電鈴響了好一會,並沒有人來開門,麗雀正站在樓上窗簾後面偷看,她要確定除了她倆,有無其他閒雜人等,確定沒有,她才走下樓開門。

 

常心一進門就把禮盒送給麗雀,「別客氣,人來就好了,請坐。」麗雀有點為難的收下禮盒,接著走進廚房拿飲料。

 

趁麗雀不在,常心和小蘭很有默契的用雙眼搜索客廳,常心看到沙發前的桌子上有麗雀全家出遊的舊照,她立刻用手機拍下來。

 

小蘭走到電視機前假裝找搖控器,她打開底下的櫃子,裏面擺著一疊汽車和電器的使用說明書、保證書,她迅速翻了一下,發現裏面夾著一張折起來的報紙,她打開報紙,看到那篇韓、葉被殺的新聞,心裏愣了一下,暗想陳新可能跟韓、葉的命案有關,正當她想拿給常心看的時候,常心對她擠眉弄眼,暗示麗雀快出來了。

 

兩人趕緊坐回沙發上,麗雀捧著紅茶走過來,三人邊喝邊聊,麗雀突然壓低聲音對小蘭說:「妳有好一段時間沒跟我『買菜』了。」

 

「噢 !」小蘭差點被飲料嗆到,她不著痕跡的敷衍道:「最近條子抓得緊,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

 

常心擔心麗雀會在「買菜」的話題上打轉,一方面也想盡快打聽陳新的下落,於是趕緊轉移話題:「妳老公不在家?」常心指著桌上的相片。

 

麗雀雙眼左右移動了一下,含糊應了聲:「嘿。」

 

常心強烈感受到麗雀並不想談這個話題,但她大老遠來跑來找麗雀,可不想無功而返,而且時間緊迫!得趕在警方之前找到兇手,她感到心頭籠罩著一股被時間追趕的壓力。

 

常心仔細看著陳新的相片,一邊掐指算了算,她鐵口直斷的對麗雀說:「妳老公這幾天會有血光之災!」

 

麗雀聞言胸口像被扎了一下,兩眼直瞪著常心,連喊:「怎麼辦?怎麼辦?」

 

常心關切道:「最好現在把妳老公找來,我幫他加持念咒,可逢凶化吉。」

麗雀急問:「如果沒有處理,會怎樣?」

 

常心以冷靜、權威的口吻說:「若沒處理,輕者流血,重著喪命。」

 

重者喪命!麗雀心慌意亂,拜託常心無論如何一定要救她老公。到了這個節骨眼,只要能救陳新,她什麼都願意做

 

常心問:「妳老公現在人在哪裡?」

 

「去大陸了,有沒有辦法幫他消災解厄?」麗雀雙手合十,幾乎把常心當媽祖婆看待。

 

不動聲色,坐在一旁冷眼旁觀的小蘭,聽到陳新去大陸,不禁猜想陳新是不是殺了韓、葉?所以去大陸避風頭?

 

「妳老公去大陸哪裡?做什麼?」常心問。

「去海南島看朋友的養蝦場。」麗雀毫無保留的說,她把小蘭和常心當成救星。

 

「妳最近有沒有看到這條新聞?」小蘭從包包裡頭拿出從網路列印下來資料。

 

麗雀拿過來一看,立刻問小蘭:「妳怎麼會注意這條新聞?」

「我們都是同行,當然會特別注意這條新聞。」小蘭說得很心虛。

 

麗雀喃喃道:「我擔心的就是這個,所以請兩位無論如何一定要幫忙。」

我擔心的就是這個,這句話讓常心和小蘭心中愣了一下。

 

常心說:「拿一張紙來,把妳老公的出生日期和住址抄給我,我們一起去德恩寺幫妳老公消災祈福。」

 

「我想拜託妳們一件事。」麗雀說

常心問:「什麼事?」

「千萬別在我阿姑面前提陳新去大陸的事。」

常心和小蘭點頭答應。

 

 

她們一起步行到德恩寺,常心先和住持打招呼並寒暄了一會,接著三人一起點香在神像前拜拜,常心把抄有陳新資料的紅紙擺在神桌上,並要麗雀跟著她,以最虔誠的心向神行三叩九拜禮。

 

祈福結束,她們三人一起來到范大姐的廂房,范大姐好整以暇的坐在倚子上等她們,她的嘴巴比以前抿得更緊了,飽含心事的眼神微露笑意,表示對常心和小蘭的歡迎。

 

常心看到那顆她送給范大姐的金色鳳梨,還好端端的擺在櫃子上,她拿起來仔細端詳著,覺得自己的手藝還不賴。坐在一旁的范大姐面露驚慌,想阻止常平碰她的鳳梨,但想到鳳梨是她送的,遂忍了下來。

 

她們坐定後,常心說了幾句祝福范大姐的話,范大姐開心的笑了笑,臉上的皺紋也笑開了。

 

麗雀環顧房間周遭,問道:「阿琴姐呢?」阿琴姊是照顧範大姊的台傭。

 

「她今天有事沒來。」范大姐皺起眉頭,腦海中浮現的是,那天夜裏在車庫中看到的畫面,她的心猛然揪了一下,抬起疑惑的眼神看向麗雀,「陳新在忙什麼?」

 

「他在朋友那裏上班,待遇不錯。」麗雀小心的答。

 

范大姐垂下雙眼,凝視著眼前的地板,臉上的縐紋糾成一坨,似乎還有什麼事要問麗雀,氣氛愈來愈僵,躊躇了半晌,最後她並沒有開口,只是吐出沉重的嘆息,似乎想吐盡這一生累積的鬱悶。

 

常心和小蘭冷眼看著這對姑姪微妙的互動,心中五味雜陳,但又不便說什麼,如果她們姑姪倆知道她倆這趟來的目的,不知做何感想?

 

范大姐突然然想上廁所,她叫麗雀扶她去廂房後面,常心和小蘭趁姑姪倆出去的空檔,一人站在門邊把風,一人打開范大姐的抽屜,小蘭開到最底下一個抽屜,拿開掩蓋在上面的廣告單,裏面有一疊剪報和兩張相片,剪報都是小蘭傳給范大姊有關大麻的調查情形,她看著那些剪報,心裏有種說不出的詭異。

(待續)

文章標籤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