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jpg

 

小蘭一直在注意櫃台的動靜,十來分鐘後,她看到兩個櫃台小姐在交班,她走向櫃檯對剛接班小姐說:「我是1109的房客,我的房卡在我朋友身上,他出去辦事了,我頭暈想進房休息,請給我房卡?」手揉著太陽穴,眉心緊蹙。

 

櫃台小姐不疑有他,拿了一張1109的房卡給小蘭,小蘭馬上坐電梯到十一樓,然後換常心下樓把風,以防被櫃台小姐認出來,一面也防趙、謝突然回房。

 

小蘭開門進入趙、謝的房間,她環視房間四周,看到兩人的行李都還沒打開,看來他們這趟是專程來賭的。茶几上擱著趙的咖啡色側肩大包包和帽子,她以最快的速度在包包和帽子上裝了影音竊聽器,然後悄悄鎖上房門離開。

 

 

 

常心和小蘭找了一家普通旅館投宿,放下行李,常心迫不及待的打了一通電話回台灣,告訴老公她們在澳門的意外驚喜,沒想到出國玩一趟,居然會碰到趙玉芬,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蕭在電話中要常心和小蘭利用時間,好好放鬆心情玩一玩。

 

為了慶祝這趟意外的驚喜,兩人決定好好享受一番,她們在旅館附近招了一輛的士,車子穿梭在鬧區,放眼望去,一棟棟雄偉的酒店,閃爍的霓虹燈與迷離的倒影交織成一個詭奇的夜,隨處可見寫著字的當鋪,使得澳門的夜色散發著貪婪與邪惡的氣息,蠢蠢欲動的邪念在空氣中四處流竄,隨時在向你召喚,誘你走向無底深淵。

 

對賭沒興趣的常心和小蘭覺得鬧區有種令人不快的磁場,她們想遠離,一方面也想品嚐美食,司機載她們離開鬧區,來到一家口碑不錯的餐廳,她們點了豬扒包和葡國雞,甜點是葡式蛋塔,吃完美食,小蘭打了個飽嗝,一副很滿足的表情,不挑嘴的她,什麼菜都覺得好吃。

 

小蘭問擅烹飪的常心:「今晚的菜怎麼樣?」

 

「豬扒飯普通,葡國雞滑嫩多汁,融合了葡萄牙和廣東菜的風味,中西合併,不錯吃。」

 

小蘭又問:「跟客家菜比起來如何?」

 

「葡式料理也重鹹,各有千秋,也許可用葡式手法做客家菜,讓客家菜也有異國風味,有更多變化和選擇。」

 

「呵呵,回台灣等你的好菜,我們有口福了。」

 

離開餐廳,她們來到海邊,兩人坐在椅子上聽潮聲,看遠處點點燈火,有種遠離塵囂的感覺。

 

一個鐘頭後,她們才返回旅館,一進房間,常心就打手機給老公,「有什麼進展嗎?」

 

「沒有,他們應該還在賭場。」蕭看著螢幕說。小蘭裝在趙、謝房間的「機關」連結在他們辦公室的電腦上。

 

一直到凌晨三點螢幕依然沒有動靜,整個晚上蕭和常安輪流盯著螢幕,這時常安斜躺在沙發上小寐,輪到蕭監視螢幕,他有時切換螢幕,看看有無韓、葉的新聞,不過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他倆的消息,蕭心中閃過一個念頭,覺得此事有蹊蹺,他打算找個時間去找周Sir詢問此事。

 

蕭用手刀敲著腦後痠痛的脖子,忽然,螢幕有了動靜,他看到趙玉芬、謝董、羅亮和另一個女人出現在螢幕上,背景是在一處公園內,四個人站在一排樹叢下,四周都是高矮不一的花草樹木,看起來十分隱密。

 

蕭透過間接的方式,看過趙玉芬、謝董和羅亮,只有那陌生的女人,他不曾看過,他仔細端詳那女人,約四十來歲,身材高瘦,剪一頭俐落短髮,穿著時髦褲裝。她有一雙惹人注目的鳳眼,配上稜角分明的臉型,給人一種冷默、威嚴的感覺。

 

蕭透過螢幕看著那雙細長的鳳眼,似乎聯想到某個人,他打開記事本寫了幾行字,然後又抬頭繼續看螢幕。

 

 

接著蕭看到趙玉芬激動的痛罵那女人:「我女兒是被妳害死的,妳這冷血無情的女人,殺人兇手!妳會遭到報應的!」

 

女人沉著臉,對於趙的指控沒有反駁半句,只是瞪著趙,含怒的雙眼彷彿兩支飛鑣,直射趙的心臟。

 

羅亮看身邊的女人對趙的指控沒有答腔,於是替她辯解:「妳女兒的死與董仔無關,是她自己不聽董仔的指示,私自行動,亂闖一通,才會出事的,妳要了解。」

 

蕭注意到羅亮提董仔時,看了一眼身邊的女人,原來那女人也叫董仔,蕭搔了搔頭髮,思索片刻,接著又翻了一下桌上的資料,似乎想確認什麼重要的事,他發現在這個大麻案中,叫董仔的共有三個人,她是誰?真實姓名是什麼?

 

餘怒未消的趙玉芬看到舊情人替舊情敵說話,心中又燃起熊熊怒火,毫不留情的對羅亮反唇相譏:「你這忘恩負義的傢伙,要不是我冒著生命危險,得罪黑鬼﹝董大富﹞,幫你籌錢度過難關,你會有今天嗎?過河拆橋的傢伙,無情無義!」

 

羅亮繃著臉,對於趙的怒罵,一句也沒反駁,因為趙罵的都是事實,反駁只會讓趙抓狂,罵出更不堪的話。當年他的財務缺口實在太大,而趙的幫忙有限,加上他又被警方通緝,董大富也派手下四處找他,風聲鶴唳,搞得他連家也不敢回,所以不得不離開趙,轉而找上董仔,無論財力及勢力,董仔遠遠勝過趙玉芬。

 

趙罵完羅亮,又將眼睛掃向身邊的女人:「不要臉!橫刀奪愛,有其母必有其女!」

 

那句「有其母必有其女」,似乎觸動了那女人的某跟神經,雖然她的表情看不出什麼波瀾,但她的眼神卻在剎那間閃過一抹悵然,那神情看起來很陌生也很詭異,不過周遭的人都沒發現,但遠在台灣的蕭卻注意到了,那高解析度的畫面,一顰一笑讓人無所遁形。

 

蕭閉目思索趙對那女人的指控,「我女兒是被妳害死的‧‧」從這句話來解讀,趙應該有個女兒,而且已經死了,她女兒是誰?趙為何認為女兒是被董仔害死的?

 

「橫刀奪愛,有其母必有其女」從這句話來看,那女人也有個女兒,且她女兒也搶了趙的女兒的男友,所以趙才會罵她橫刀奪愛,有其母必有其女,那麼趙的女兒又是誰?看來這兩對母女似乎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恩怨情仇。

 

蕭透過螢幕,聽到那女人冷冷的對趙說:「你女兒是被你害死的,別想嫁禍給我!什麼橫刀奪愛?笑話,我的男人‧‧」她暗暼一眼身旁的羅亮,突然停住,沒再說下去,其實她想說的是─我的男人都是自動送上門的,哪像妳這麼差勁,留不住男人。

 

儘管那女人沒說出心中的話,憑女人的直覺,趙已聽出弦外之音,氣得大罵:「不要臉!妳們母女吃人夠夠。」趙衝上前想給那女人一個耳光,但被身旁的謝董即時拉住,硬抓著她的手,半拖半拉的離開公園。

(待續)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