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jpg

 

常心和小蘭從澳門回來後,蕭對她們兩人這次的旅遊兼辦案感到十分滿意,對兩人大大讚美了一番,還親自泡了一壺膨風茶請她們喝,又叫常安去買了一些甜點和水果來搭配,樂得兩人眉開眼笑。

 

蕭認為小蘭和常心的澳門行,最大的收穫是看到董仔的廬山真面目,他把董仔的影像列印出來,想深入了解這個人,直覺告訴他,董仔不是個簡單的女人。

 

另外,他又擬了一份行程表,打算照表操課。他吩咐小蘭繼續監看韓、葉的消息。然而,直到目前為止,依舊杳無音訊。蕭心中閃過一絲不祥的念頭,覺得韓、葉的死,可能永遠沒有昭雪的一天,但無論如何,還是要追查下去,何況這事關大麻案。

 

晚上十點左右,蕭和周Sir坐在天馬行空茶藝館最隱密的包廂裏,服務生把蕭寄放在店裏的老烏龍拿出來泡,一會便捧著茶壺走進包廂,服務生退下後。兩人開始閒話家常,看得出來,兩人都心事重重,蕭倒了一杯老烏龍給周Sir,也給自己倒了一杯。

 

「為什麼警方沒有再繼續追查韓、葉的案子?」蕭直接問周Sir

 

sir吐了一口大氣,眉心揪緊,露出十分為難的神色,他喝了一口老烏龍,然後低著頭沉思,似乎很不想面對蕭的問題,當他抬起頭時,迎向他的是一雙渴望的眼神,他輕咳一聲,吞吞吐吐的說:「我受到很大的壓力。」

 

蕭傾身向前,拍了拍周Sir的肩頭,以十分誠心懇的語氣說:「拜託你說實話,我一定保密,兇手是誰?」

 

「董大富的手下。」周sir壓低聲音說。

 

「兇手是?」

 

「陳新和鍾大豐。」

 

「陳新‧‧」蕭愣了一下,又問:「警方沒懷疑兇手可能另有其人?」

 

「董大富秘密向警方檢舉陳新和鍾大豐。」

 

「你剛剛說承受很大的壓力,是哪方面的壓力?」

 

「上面下達禁口令,要我們封鎖一切消息。」

 

「難怪在媒體上看不到任何相關消息。」

 

Sir搖頭,露出歉然的眼神,「很抱歉,我只能告訴你這麼多,其他的實在沒辦法。」

 

「快別這麼說,無論如何還是要感謝你,希望沒給你帶來困擾。」

 

身在衙門必須聽命行事,蕭明白箇中道理,也瞭解周sir的處境,所以他也不想勉強周sir,不過,這讓蕭更加懷疑這樁命案透著蹊蹺,這當中一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祕密,才會封鎖消息。

 

他們又聊了一會,直到那泡老烏龍喝完,蕭才帶著失望的心情離開茶坊。

 

 

 

「你們兩人離開董大富,來我這邊是對的,我老實跟你們講,他叫你們去殺韓賓和葉晴,又叫你們跑去大陸避風頭,董大富很可能向警方檢舉你們,講難聽一點,就是要甩掉你們,然後讓你們自生自滅。這回算你們兩人好狗命,在香港機場碰到我。」沖天炮坐在他的鐵皮屋客廳裏,對陳新和老鍾說道。

 

陳新和老鍾在香港轉機時,早已等候在那裡的沖天炮假裝遊客上前搭訕,同樣都是台灣來的,不愁沒題材可聊,話匣子一開,氣氛馬上熱絡起來,沖天炮刻意壓低聲音,向兩人爆料,說自己多年前與董大富合夥「賣菜」,沒想到被他設計陷害。於是自己另起爐灶,擁有一塊「菜園」,現在正需要人手幫忙。

 

兩人在徬徨無助,走頭無路時,對於沖天炮適時伸出援手,猶如淹水之人抓到一塊浮木,他們毫不考慮的就答應要到菜園幫忙。

 

沖天炮說:「我帶你們去我的菜園,那裏有小木屋,你們就住在裏面,那裏很隱密、很安全,好好做,我不會虧待你們的。不過,我要老實告訴你們,最好不要私自外出,因為你們已被檢警通緝了,要是亂跑出去被逮到,不只你們、連菜園也會出事,了解嗎?」

 

「了解。」陳新和老鍾點頭。

沖天炮領著陳新和老鍾走到懸捱邊,三個人依序踩著竹梯慢慢往下爬,他們踏過河裏的大石,走向對岸的竹梯,再一步步爬上去,三人都上岸了,接著沖天炮領著他倆走向前面的密林,穿過一大片密林後,眼前是一座狹長的山谷,山谷兩側有個約六百公尺高的斜坡。

 

沖天炮指著山谷的另一邊說:「翻過那座山就到了。」


他們三人都是經常在山上活動的人,爬山對他們來講就像吃飯一樣平常,十來分鐘後,他們翻過了那座山,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小塊平坦的丘陵地,四周環繞著高低起伏的山巒。

 

丘陵地上長著相思樹和一些不知名的雜樹,旁邊有個雞舍,三個人走進空蕩的雞舍,一旁地上還有好幾袋的瓶瓶罐罐,陳新看到這景象,心中一驚,暗叫:「這不是阿姑的山嗎!」陳新跟麗雀曾來過這裡,不過那時還沒種大麻,那回他們是從山的另一頭進入,剛才跟著沖天炮走這條山路,所以他一時沒有認出來。

 

沖天炮接著帶他倆來到小木屋,自韓葉、離開後,這裏就不曾住過人。裏面看起來已經整理過了,吃的用的一應具全。陳新和老鍾一踏進裏面,忽覺一股陰氣迎面撲來,全身起了一陣雞皮疙瘩,過了一會才恢復。

 

「這裏有人住過嗎?」陳新一看就知道這裏住過人,他明知故問,目的是想多了解有關這裡的一切。

 

沖天炮鎮靜的說:「之前都是我在住,從現在開始,你們兩人就住這兒。」


看完小木屋,尼桑又帶他們去大麻園,繞了一段曲折的山路才穿過木瓜園,看到整個大麻園光禿禿的,似乎已採收完了,空地上並沒有再種大麻,雜草散佈其間,看來有點荒涼。

 

陳新看著眼前的景象,心中五味雜陳,他想起那晚,趁著夜色,他離開董仔﹝董大富﹞的大麻園,回家看老婆和小孩,麗雀曾問他,是否在阿姑山上種大麻?

 

此刻萬萬沒想到,命運的黑手陰錯陽差又把他引到這裏來,難道這是天意?原來在阿姑山上種大麻的是沖天炮,要是這老傢伙知道我跟阿姑的關係,不把我殺了埋在山上才怪!

 

如果我先下手把這老傢伙幹掉,那我就可以取代他,躲在這裏種大麻,自己當頭家,不必看人家的臉色,給人呼來喚去,叫你去殺人就得去殺人。反正我已經被通緝了,董大富他媽的狗屎混帳王八蛋!改天等我大尾起來,絕不放過他,還要把他的大麻園併過來經營,到時我就‧‧

 

「這裏不再種大麻了!」沖天砲打斷陳新的思緒,指著眼前的空地說:「我們要換地方種。」沖天炮邁開步伐循著小徑走向那兩座對峙的山頭,陳新和老鍾跟在後頭,幾分鐘後,沖天炮停在山洞前,山洞周邊被雜樹和藤蔓植物包圍著,沖天炮撥開藤蔓及樹葉,露出一個以綠色膠布包住的鎖頭,仔細一看,那是一扇鐵門,鐵門上也爬滿綠色藤蔓植物,是塑膠的,幾可亂真。

 

沖天炮推開鐵門走進山洞中,陳新和老鍾也跟著進去,兩人看到眼前景象,倒抽一口氣,頓時傻住了,整個山洞被挖空,裏面擺滿一盆一盆的大麻,燈光、管線、照明及灑水設備一應具全,延著走道繞了一圈後,沖天炮接著又帶他們到對面的山洞,裏面也擺滿了大麻。

 

陳新和老鍾就在沖天炮的安排下住進了小木屋,每天照顧山洞裏的大麻。尼桑也每天過來幫忙,他怕兩人搞鬼或逃走,早已事先在小木屋裏安裝了隱藏式攝影機。

 

 

山邊深秋的黃昏,微帶蒼茫與寒意,鴉雀在林中呱噪叫著,橘紅的火球像燈籠高掛山頭。

 

蕭和常安站在山頂上,居高臨下,視野開闊,眼前是一望無際的綿延山脈,跨越數個鄉鎮。常安對四周的狀況保持警戒,手上拿著高倍電子望眼鏡的蕭透過鏡片,以不同的角度將周邊山脈細瞧了一遍,他發現山上除了樹林和飛禽走獸,還有人在山上活動,而且在不同的地點活動,這些人看起來不像農民,這個發現令他頗為驚訝,亦證實了他先前的某些推測,他刻意將鏡頭鎖住某個範圍,那是沖天炮的地盤,蕭看到大麻園空蕩蕩的。

 

這時他看到陳新及老鍾從小木屋走出來,兩人往前走,在兩座對峙的山腳下停住,然後用鑰匙各自打開山洞的門,兩人分頭走了進去。他們在裏頭幹什麼?莫非他們把山洞挖空,在裏頭種大麻?

(待續)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