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pg

 圖片來自網站

 

「簽名吧。」她把離婚協議書擺在老公面前。

 

他拿起協議書面無表情的看了一遍,又丟回桌上,他說:「我反悔了,兩千萬太少。」

 

老婆心一沉,不悅道:「都談好了,怎麼又反悔?」

 

「三十年前我就該反悔了。」他冷淡的看了他老婆一眼。

 

僵持了好一會,她終於開口了:「你要多少才肯簽?」

 

「所有財產一人一半,我就簽。」

 

她說:「公司是我一手建立的,你沒資格要一半。」

 

他忿然說:「沒有我幫忙,你能有今天的光景嗎?」

 

這是事實,她不敢反駁。

 

三十年前,他們剛結婚不久,她在一家貿易公司上班,他在公家機關上班。

 

事業心強的她,不甘一輩子當員工,於是離開公司,自己成立了一間小規模的貿易公司,專門進口衛浴零件。

 

憑著流利的外語能力和紮實的經驗,她的事業越做越大,員工也越請越多。

 

她要求老公辭去工作,夫妻一起打拼,他答應了。

 

她是負責人,處理國外業務和公司財務,他是總經理,負責產品驗收和人事管理。

 

二十年前她看準大陸商機,斥資兩億到大陸設廠,生產衛浴設備。

 

老公負責大陸的業務,每個月回台一次,她偶爾才飛到對岸視察業務。

 

她派她的姪子小凱到大陸駐廠監督,兩年前小凱退役後,她就刻意安排姪子來公司學習,嚴格說來,小凱是他們夫妻漸行漸遠的導火線。

 

她沒有生育,早年忙於事業,夫妻倆都沒有去檢查過,也不知道問題出在誰身上。

 

她把事業當成自己的小孩,在她全心全意的照顧及栽培下,事業越來越茁壯,而她的年紀也越來越大,小凱是她所認定的事業接班人。

 

可是,他覺得小凱靠不住,在他姑姑面前陽奉陰違;說一套、做一套,既不認真學習,又愛胡亂花錢,時常呼朋引伴泡夜店,上卡拉OK

 

每個月卡費十幾萬,全都丟給公司處理,連超速的罰單也要公司替他埋單。

 

他念了小凱幾句,卻遭他惡言相向,這樣下去,公司早晚會給小凱敗光。

 

他向老婆反應,老婆卻抱怨他對小凱有成見;不肯好好教他。

 

出於善意,也是最後一次,他勸她把公司賣掉,然後兩人雲遊四海,好好享受下半生。

 

她一口回絕,賣掉公司等於賣掉小孩,她辦不到,她要讓公司永續經營下去。

 

婚姻走到這個地步,算是到底了,他也死心了。

 

他們雖同住一個屋簷下,卻分房睡,夜半輾轉反側時,

 

他望著窗前暈黃的下玄月,問自己,娶到一個事業心重的女人,是幸?還是不幸?

 

離婚協議書拖拖拉拉,談了三個月才將內容談妥。

 

他還沒有簽字,能拖多久就拖多久,他要報復她。

 

他滯留大陸的時間越來越長,從一個月到兩個月,然後是三個月。


他在大陸包二奶、三奶,開銷越來越大,他決定回台簽字,分她一半財產。

 

她用膝蓋也猜得出來,他在那邊搞鬼,還沒有簽字就給她難堪。她絕不可能讓他拿走一半財產去養女人。

 

為了報復他的背叛,她走進一家頗具規模的徵信社,

 老闆一邊聽她的要求,一邊打量她的穿著打扮,開出一百萬的價碼。

 

聽到這個數目,她猶豫著,花百萬跨海捉姦,值得嗎?

 

錢不是問題,最大問題是,捉姦意味著他們將徹底決裂,從此分道揚鑣。

 

他們曾經相愛過,現在卻要用報復的方式來折磨對方,她的心揪得緊緊的。

 

為什麼會走到這麼不堪的地步?為什麼老公容不下小凱?

 

是他逼她做選擇的,既然事業與老公不能兼顧,她只能選擇事業。

 

她開了五十萬的支票給徵信社當訂金。不久,徵信社來電通知她有消息,她飛去大陸捉姦,並向當地公安報備。

 

他回台簽字,收下兩千萬支票,然後跟她到戶政機關辦璃婚手續,他離開時,一眼也沒回頭看她。

文章標籤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