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pg

 

彭桂是阿芬的大姨,也是我的堂妹,我記得她是光復那年出生的,光復第二年她就生病死了。那時國民政府剛來台灣接收,很亂,一切都還沒上軌道。阿桂的老爸不知是忘了還是太忙,也沒去鄉公所註銷身份,所以她的戶籍就一直留了下來。


阿芬可能從她老母那裡知道這件事,幾年前有一天,她突然跑來這裡,拿了幾萬塊給她成天喝的爛醉的大舅,就這樣把阿桂的戶籍給遷走了。」

 

蕭和老婦人聊了一會,才和常安走回停車的地方,坐在駕駛座旁的蕭掏出口袋裏的手機,把剛才的情形大略地寫在螢幕上,然後傳給小蘭整理。

 

蕭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撫著下巴,似乎在思考什麼。

 

「想什麼?」常安一邊發動車子,一邊問。

 

「我在想趙玉芬跟大麻案的關係,如果她就是幕後主謀的話,那麼尼桑和韓哥口中的董事長就是她!不只彭桂是她的人頭,另一個彭貴也是。」

 

「可是,」常安說:「這只是你的推測而已,並沒有明確的證據證明趙玉芬就是董事長。」

 

蕭閃著銳利的眼神,自信的說:「我一定會查出來的,大麻案越來越精彩了。」

 

「也越來越驚險了。」常安踩下油門,休旅車轟一聲往馬路奔馳而去。

 

 

凌晨四點左右,天還未亮,大地尚未完全甦醒過來。

 

陳新和他的伙伴老鍾各自騎著一輛改裝的機車,放肆的在無人的馬路上盡情奔馳,兩人一時興起,學起飆車族,互相追逐尬車,鬼吼鬼叫,叫聲淹沒在震耳欲聾的引擎聲中。

 

 

大約飆了四十分鐘後,兩人彎進一條通往山區的小路,其實不久前,蕭和常安來查大麻時,也是上這座山,不過他們走的是往前山的路,而陳新和老鍾走的是往後山的路。

 

 

這會兒路變小了,他們也放慢了速度。路上有三三兩兩的老人拄著柺仗在散步,旁邊有外勞攙扶著,看到他們騎過來,紛紛停下來,等他們騎過去。

 

不久,他們來到小路盡頭,接著往逐漸爬升的山路挺進,騎了一段路之後,前面有個叉路口,這個叉路將兩座山分開了,路的左邊,一直進去,便會看到韓哥和小葉顧守的大麻園。

 

 

這時陳新和老鍾看到一輛紅白醒目的重型機車橫擋在叉路口,機車上坐著一個年輕型男,他正專注地看著機車把手旁的鏡子,一手拿著咖啡罐,另一手拿小梳子,梳著他那一頭金棕色的公雞頭,接著又喬了喬貼在耳垂上的銀色亮片耳環,不一會,儀容整理完畢,看起來活像一隻顧盼自雄;驕傲得意的公雞,他對陳新和老鍾揮揮手,示意他們停車。

 

 

陳新老遠就認出向他們揮手的是小鐵,小鐵是他們和董仔的聯落人,每當董仔有重大事情要交代,或是他們有事要向董仔反應時,都是透過小鐵居間傳話。董仔居無定所,而且有案在身,為了躲避警方查緝,所有事情盡量低調進行。

 

陳新卯足勁把機車騎到幾乎就要撞上小鐵的重型機車時,才緊急煞車,小鐵反應不及,嚇得雞飛狗跳,氣沖沖的將手上的咖啡罐丟向陳新,一邊大聲嚷嚷:「你他媽的搞什麼機車啊!一大早就機機歪歪的,幹!。」

 

 

「哈哈,逗你的,型男被嚇到破功,形象全毀。」陳新爽在心裡,笑的樂不可支,笑夠了才問:「董仔又要交代什麼?」

 

 

小鐵說:「今天別去菜園了,董仔有重要的事要親自找你們談。」

 

陳新和老鍾互覷一眼,兩人眼神不約而同的浮上一個大問號。

 

「有什麼天大地大的事?非當面談不可。」陳新問。

 

老鍾也好奇的問:「董仔是穿裙子的,還是穿褲子的?」

 

小鐵攏了攏高聳的公雞頭,又摸了摸耳環,神秘一笑,說:「去了就知道,傳說中的董仔就要現身了保證讓你們嚇一跳。」

 

《待續》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