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pg

 

「還有咖啡嗎?透早就爬起來,來一罐提神一下。」陳新問小鐵。

 

 

小鐵打開機車底下的置物箱,拿了兩罐給陳新和老鍾,喝完,陳新跨下機車把三個空罐子撿起來,一邊對小鐵和老鍾說:「現在金屬原物料漲的很兇,這鋁罐收起來可以賣錢。」

 

 

「你已經收了好多袋了,一堆瓶瓶罐罐擺在那裏也不拿去賣,賣一賣,打點小酒喝,打打牙祭也好嘛。」老鍾說。

 

 

「等我有空,我會找時間開貨車載去賣。」陳新說。

 

 

「我們出發吧。」小鐵發動他的重型機車,領著陳新和老鍾離開山區,準備去見董仔。約半個小時後,他們從幹道彎進一條產業道路,騎了約十公里後,再拐進一條長滿蘆葦、雜草的小路,這條小路人跡罕至,路的另一邊是廢棄的養豬場,四周荒煙漫草,看起來寂靜荒涼。

 

 

他們一行三人將機車停在路邊,放眼望去四周都是樹林,小鐵走在前頭帶路,他們沿著以前養豬人家鋪的紅磚路走,走了約五十公尺後,拐進右邊一間鐵皮屋倉庫,倉庫門口有個兄弟在站崗兼把風,看到小鐵他們來了,隨即開門讓他們進去。


一百坪大的倉庫,看起來有點空曠,牆角堆著一堆破舊的飼料袋,正中央擺著幾張廢棄的沙發和一張桌子,桌上有啤酒、香菸,面對大門的沙發上坐著一個中年男子,在他左右兩側各站著一個戴墨鏡,結實健壯的保鑣。

 

 

「這是董事長。」小鐵向陳新和老鍾介紹。

 

 

「董仔,你好。」當陳新向董事長點頭致意時,他注意到董仔有張倒三角臉,陰勾鼻,尖瘦的下巴左側有條兩公分長的疤,紫黑色的疤像條蜈蚣趴在那裡,整張臉看起來線條鋼硬,霸氣逼人。

 

 

董仔略微低頭,專注而冷靜的打量陳新,陳新也用眼角餘光掃視董仔,當彼此的眼神不經意碰上時,陳新看到董仔大片眼白,心中猛地一驚,腦海中浮現的是一隻躲在非洲草原狩獵的豹子,這隻豹子鬥志高昂,隨時都在找機會給對手致命一擊

 

 

「兩位先坐下,飲一下啤酒,呷個煙,免驚啦,大仔乎你們靠。」董仔站起來親自幫兩人開瓶、點煙,態度十分客氣有禮,一副江湖兄弟的禮數,使緊繃、肅穆的氣氛頓時緩和不少。

 

 

喝完啤酒,董仔用眼神叫保鑣把傢伙拿出來,保鑣將擱在沙發底下的黑色垃圾袋拿到桌面上,然後從裏面拿出兩個背包式的帆布袋,打開鬆緊帶,裏面有手槍和子彈,保鑣將帆布袋分別交給陳新和老鍾。

 

 

「我派你們兩人去把韓暉﹝韓哥﹞那個叛徒解決掉,之前派去的人攏講找無人,我不信,把台灣翻過來也要找出來,這是那小子的大頭照,別找錯人。」董仔把照片交給陳新。

 

 

陳新和老鍾走後,董仔並沒有馬上離開養豬場,他接著打手機給旗下各家店的負責人,交代他們注意安全,提高警覺,隨時給前來挑釁或報復的人迎頭痛擊。

 

 

董仔料想這個曾經跟他有過親密關係,令他又愛又恨的女人趙玉芬最近可能會有大動作之前他三番兩次派兄弟去砸她的店,她只是派手下出來擋一下,並沒什麼大動作,她是個有仇必報的人,不可能隱忍那麼久,且趙知道他太多秘密,對於趙,董仔心中有種芒刺在背的隱憂,想除之而後快。

 

 

董仔不是不知道,擒賊先擒王的道理,如果一顆子彈就能解決趙玉芬,他早就出手了,如此不但可以免去許多無謂的傷亡,而且還可以趁亂奪下趙的事業,尤其是山上那片綠油油的大麻園,他已經肖想很久了,無奈趙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即使出現,身邊總是跟著一群保鑣,不好下手。

 

 

董仔關掉手機,伸手往桌上拿了一支大麻刁在嘴上,一個保鑣靠過來幫他點煙,他用力吸了一口,緩緩從鼻孔噴出煙霧,吸了幾口之後,精神逐漸亢奮起來,思緒隨著煙霧在空中飄浮、擴散,整個人沉醉在淫樂的氣氛中,他把腳擱在桌上,不由自主地抖動起來。

 

 

他雙唇微張,邪邪地傻笑著,此刻他想起了那個激情的夜晚,趙玉芬向他大膽示愛,野蠻地把他壓在床上,對他攻城掠地,直搗黃龍,他從沒碰過這麼悍的女人,毫不扭怩,熱情如火的作風很對他的味口,從此,趙成了他的同居人,之後,更進一步,兩人變成合夥人,事業越做越大,趙幫董仔管錢,也幫他洗錢,且從董仔那裏學會如何種大麻,如何經營事業。

 

 

有一天,趙毫無預警的捲款失蹤,這對董仔是個很大的打擊,他這麼信任她,萬萬沒料到她會背叛他,這是最令他不能忍受的,從此親密夥伴變成心頭大患。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珍的甘仔店 的頭像
秀珍的甘仔店

秀珍的美食.旅遊.藝文天地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