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jpg

 

這一天,接近下班時,蕭坐在辦公桌前,旁邊擱著一杯老烏龍,眼睛盯著重新整理過,剛從列表機吐出來的資料,他一邊喝茶,一邊看資料,當他看出什麼心得時,便會放下杯子,在資料空白處振筆疾書,有時當他發現矛盾或不合理之處,比如說事件與時間發生的順序不對,或某人說的話與某件事兜不攏時,也會停下來重新推敲,他看起來十分專注且投入,很樂在其中。

 

 

蕭放下資料走到窗檯邊,雙目俯瞰著眼前的愛河,腦子裏想的卻是大麻案,他覺得這個案子,所有的人從頭到尾都在撒謊,企圖誤導他轉移目標。有些人是天生的謊言家,撒下瀰天大謊,猶能臉不紅;氣不喘,一個不小心就會掉進其陷阱裏,充分表露出人性詭譎的一面,測謊機碰到這些人恐怕會當機,唯有鐵證才能讓其俯視認罪。

 

 

剛從外頭回來的常安坐在辦公桌前,打開電腦螢幕,連上監視大麻園的系統,他發現自從尼桑把韓哥和小葉從小木屋押走後,整個大麻園就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動靜,該不會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吧?他們又想搞什麼把戲?安哥覺得很納悶。

 

 

這時蕭走過來坐在安哥旁邊,他看了一下螢幕,分析道:「尼桑可能聽到什麼不利大麻園的風聲,比如有人向警方檢舉,他怕警方來抄大麻園,所以先一步把人撤走。也有可能怕仇家來報復,或同行爭奪地盤,所以先把人帶走,讓大麻園變成一座空城,好讓進來的人撲空,然後再來個甕中捉鱉。」

 

 

蕭想起那天去大麻園,若非準備周全加上運氣好,恐怕很難全身而退,現在想起來心有餘悸。

 

 

小蘭正在收拾桌上的東西準備下班,平常她沒那麼早走,即使沒事也會多待一會,跟蕭Sir討論工作狀況或進度,甚至留下來吃完晚餐再走。由於今天是朋友小何的生日,她和幾個朋友約好,要去吃麻辣火鍋慶祝小何生日,然後再到夜店喝酒狂歡。

 

 

小蘭要離開辦公室時,常安開玩笑說:「去夜店要小心,別被帥哥煞到。」

 

「愛說笑,」小蘭自信的說:「我不是很容易暈船的人,怎麼可能被帥哥煞到?我煞他他們比較有可能吧。」

 

 

「喔喔‧‧」常安歪頭、愣眼看著小蘭,一時為之語塞,沉默了一會才說:「有自信的女人最美。」其實他心裏想說的是─有自信的女人最臭屁。但他不敢說,怕被小蘭「追勦」。

 

坐在一旁的蕭一邊喝茶,一邊笑看常安和小蘭答嘴鼓,他覺得那是一種生活上的樂趣,也是查案、動腦筋之餘的一種調劑。人生不該這麼嚴肅,苦中作樂,日子比較好過,蕭心想。

 

小蘭走到門邊時,常安朝她背後說道:「有事記得Call我!」口氣帶著嚴肅與關心。小蘭轉過身,看著常安,感激的說:「放心,不會有事的,我會小心。」

 

不管小蘭如何小心,在夜店還是發生了令她意想不到的事,使她不得不向常安求救,還因此引發了一連串與大麻案有關的事。

 

依舊坐在電腦前的常安,在鍵盤上連續敲了好幾個鍵,接著螢幕出現了陳新家的分割畫面─大門和客廳。大門沒有動靜,他看到陳新全家在客廳一邊大啖烤鴨,一邊在看電視。

 

常安移動滑鼠,快速往回看,看著看著,游標忽然停格在某些畫面上,一天夜裏,委託人范大姊拄著枴杖悄悄用鑰匙打開大門,然後走進車庫,她按了一下牆上的開關,除了那台小March,還看到車庫突然多了兩台價值不菲的車子,范大姊表情十分驚愕,以為自己眼花看錯了,還伸手摸了一下車子。

 

片刻之後,她走到牆角邊一個半人高的舊鞋櫃前,她吃力且緩慢的蹲下去,拉出右側底下第二層抽屜,裏頭塞滿了舊襪子,她摸出好幾個有點重量的舊襪子,然後拿出裏頭的東西,都是一些金飾,她拍拍胸口,慶幸沒被偷走。

 

常安叫蕭過來看,蕭看完回到自己的坐位上,拿紙筆針對剛才的畫面振筆疾書。

《待續》

文章標籤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