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jpg

        「今天第八個同事辭職了。」剛下班回來的阿凱走進廚房,對正在煮晚餐的母親說。


        「又有人辭職!你們這批進來的只剩你了。」阿凱的母親關掉瓦斯,語重心長的說:「兒子,你一定要堅持下去,再過一個禮拜你就變正式員工了,學技術要有耐心,知道嗎?」

 

阿凱沒有回答,他打開冰箱拿出一瓶可樂,仰頭灌了一大口,冰涼的可樂直奔腸胃,想沖掉一整天低潮的心情。

 

阿凱退伍後,也想捧鐵飯碗,在家人的支持下補習考公職,但連考兩年都沒上,沒有鬥志再考下去的他,投了數十封履歷,大多石沉大海,即時通知面試,也不了了之,學休閒管理的他不好找工作,不覺已在家待了三年,每天窩在房間不是睡覺就是上網,他母親擔心他走不出去變啃老族,拜託弟弟幫阿凱介紹工作。

 

兩個多月前,阿凱在舅舅的介紹下,進入一家汽車零件製造廠學習車床技術,同一批進去的共有九人,其他八個人已陸陸續續「畢業」了。

 

「要堅持,戲棚下站久了就是你的。」「阿凱,我們挺你,要堅持下去…」吃晚餐時,爸、媽和姐姐很有默契的給阿凱鼓勵、打氣,不敢有半句重話,深怕好不容易走出去的他又走回頭路。尤其是他母親,這兩個多月來始終懸著一顆心,怕週休過後,禮拜一上班時阿凱會受同事影響也跟著辭職。

 

阿凱悶著頭吃飯,左一句堅持右一句堅持,聽得心情沉重,他知道家人關心他,遂忍著不吭聲。

 

吃過晚飯,阿凱窩在房間玩生存遊戲,只有在危機四伏的叢林中和敵人纏鬥時才能暫時忘記工作上惱人的問題──「你頭殼裝屎啊?來了快三個月了,尺寸還量不準,要害人家車禍啊!」腦海中又響起老鱷魚﹝老師傅﹞嚴厲的罵聲,但馬上又被電腦旁震耳欲聾的喇叭聲壓過去。

 

凌晨三點,手機響了,阿凱雙眼盯著電腦螢幕,一手握著滑鼠,另一手摸起桌旁的手機,是小崔打來的,小崔是阿凱的大學同學,兩人一起進入汽車零件製造廠,上個月小崔弄錯尺寸,上班又常遲到,被老鱷魚狠訓了一噸,次日小崔便辭職不幹,跑去超市上班。

 

「在搞甚麼東東?」小崔問。

「玩遊戲。」

「我們店裏有人辭頭路,禮拜一來上班,我跟店長講,怎麼樣?」

「我‧‧考慮看看。」


「別考慮了,寧願在超市吹冷氣,也不要在工廠當黑手,要看老鱷魚的臉色,不如看正妹的。」

 

「你還在氣老鱷魚?」

「我有嗎?」小崔自問自答:「我沒有。」

「坦白說,我們可以從老鱷魚身上學到很多技術。」

「老鱷魚罵人太刻薄,我們又不是搞理工的,沒基礎,抓不準尺寸。」

「他是求好心切,火氣大。」

「別囉嗦,禮拜一來上班就對了。」小崔掛上手機。

 

阿凱關掉電腦,一骨碌爬上床,躺成大字形。「學技術要有耐心‧‧」「來了快三個月了,尺寸還抓不準!」「別囉嗦,禮拜一來上班‧‧」阿母的話,老鱷魚的話,小崔的話,像跑馬燈似的在阿凱腦海中不停繞著,直到沉重的眼皮闔上。

 

禮拜六、日阿凱都窩在房裏上網,家人吃午餐時,他還在呼呼大睡,只有吃晚餐時才走出房間,吃完飯又走回房間,似乎又回到上班前的生活模式,看著阿凱沉默又無神的背影,他母親只想把兒子痛罵一頓,然後趕出家門,但又怕兒子想不開,強忍著,罵也無是,不罵也不是,搞得自己很受傷。

 

禮拜一早上六點多,阿凱的母親一邊弄晚餐,一邊注意阿凱的動靜,直到七點半,阿凱還沒有走出房間,平常這個時候,他已吃完早餐準備上班。


他母親忍不住走去狂敲他的房門,阿凱從睡夢中驚醒,跳下床以最快的速度換好衣服,當他打開房門時,母親悲傷的眼神令他不敢正視,他悶著頭快步走到車庫將機車牽到門口,然後跨上機車往馬路奔去。

 

十來分鐘後,阿凱經過小崔上班的超市,他放慢速度,猶豫著要不要進去,心中忽地閃過母親悲傷的眼神,像有股莫名的力量,催他加速往工廠騎去。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