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是什麼?」麗雀小心的看著阿芬,深怕沒聽清楚,壞了她的遊戲規則。


「抓扒子,我對付抓扒子一向毫不留情!」後面那句她特別加重語氣,同時比了個殺頭的手勢,那股狠勁活像被馬鞭抽了一下,突然發出尖銳的嘶叫聲。

 

「我知道,我知道。」麗雀連說兩遍,好似在向阿芬宣誓,她決不會當抓扒子。她覺得阿芬的行事作風,跟她以前認識的阿芬很不同,是什麼讓阿芬改變這麼大?一定是環境,困頓的環境激發她求生的鬥志,麗雀心想。

 

阿芬拿起茶几上的話筒,講了幾句話,過了一會,一個年輕人走進客廳,麗雀注意到他就跟時下的年輕人一樣,高瘦、白淨,挑染的頭髮一撮撮豎立在頭頂上,一雙淡漠、飄忽的眼神讓你抓不到焦點,你永遠猜不透他心理在想什麼,雖站在你面前卻像隔著千山萬水。

 

「他是我的得力助手小勇,也是我的司機,他會跟你連絡怎麼交易。」阿芬向麗雀介紹。

 

接著阿芬又向小勇介紹:「這是我的朋友阿雀,以後她的貨都由你接洽。」事情交代完,阿芬便以眼神示意小勇退下。

 

小勇離開後,阿芬叫女佣端來精緻的點心和水果,她走到酒櫃前拿了一瓶上好的紅酒和兩隻高腳杯,她把倒了紅酒的杯子遞給阿雀,阿雀接過杯子,眼睛被阿芬手指上的鑽戒光芒「刺」了一下。

 

麗雀暗中不知把趙玉芬打量了幾回,看著自己身上起毛球的外套,還有仿的包包,在阿芬面前彷彿矮了半截,她暗想,要過像阿芬這樣的生活,要擁有這一切─司機、傭人、美食、珠寶,就必須賺很多很多錢,她認為賣大麻可幫她實現願望,想到這裡,心中滿是憧憬。

 

這時一輛轎車在外面停了下來,裡面鑽出一個中年男人,男人直接走進客廳,往單人沙發走過來,在落坐前,他朝阿雀點頭表示打招呼。麗雀看到男人有一張倒三角臉,突目、闊嘴,眉宇間散發著一股殺氣。

 

麗雀猜測這男人可能是阿芬鬥陣的,阿芬似乎也看出阿雀疑惑的眼神,雖然這幾年撈了不少銀子,但感情這條路卻走得一踏糊塗,所以她不想讓人知道她的感情世界,不等阿雀開口問,她便對阿雀介紹說:「他是董事長。」

 

「董事長?」麗雀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們合夥開酒店和夜店,他是我們集團的謝董。」趙玉芬說,一邊替謝董倒了一杯紅酒。

 

「謝董真了不起,事業做那麼大,一看就知道是做大事業的人。」麗雀臉上堆滿笑容,熱切的神情欲掩飾心中剛剛對謝董的不敬。

 

謝董淡然一笑,轉了轉那雙帶血絲的突目,然後舉起酒杯:「阿芬跟我提過妳的事,好好配合保證不會讓你失望的,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是呀!合作愉快。」麗雀眉開眼笑的舉起酒杯,趙玉芬也拿起酒杯,三人一起乾杯。

 

在熱絡的氣氛下,他們交談了一會,這時謝董的手機響了,他走進後面房間聽電話,不久便臉色沉重的走出來,對趙玉芬說了聲夜店出事了,然後叫小勇下樓,兩人就匆匆開車出去了。

 

夜店出了什麼事?要緊嗎?」麗雀裝做關心的樣子。她對阿芬的任何事情都充滿好奇,想一探究竟,尤其是一個沒了丈夫的女人,她的發跡過程,感情生活,令人充滿想像空間。

 

夜店那種尋歡作樂的地方,會出什麼事?妳說呢?」阿芬反問麗雀,口氣平靜的像自言自語。她拿起磁盤上一塊綠色的糕點,放進嘴裡咀嚼,看起來像馬在吃草。

 

「我不知道。」麗雀聳聳肩說:「不過妳的紅酒很好喝倒是真的,一點也不澀,微甜中帶著淡淡的酒香,這是我這輩子喝過最好的紅酒,妳真有品味。」要讓趙玉芬吐真言,了解更多內幕消息,多灌迷湯和黃湯肯定沒錯,麗雀心想。

 

 

「好喝,那就多喝一點呀。」趙玉芬替自己和麗雀各倒了半杯紅酒,兩人舉杯互乾,酒精使人放鬆,卸下面具,平常擱在腸肚裡,不想說的話也毫無保留的說了:「夜店不外乎打架、喝酒、鬧事,還有就是嗑藥、吸大麻被條子臨檢,一定是老鬼叫手下來鬧事,這個該死的王八蛋、混帳臭老鬼,他以為我怕他,真是見鬼了,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他付出慘痛的代價。」阿芬越罵越激動,口氣也越來越強烈。

 

麗雀問:「老鬼是誰?他怎麼敢鬧妳的場子?」


【待續】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秀珍的甘仔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